多竹千法王簡介

第四世多竹千法王

第四世多竹千法王 晉美土登成列華桑波仁波切簡介

大密舊譯寧瑪龍欽心髓教主、殊勝的大成就者、第四世多竹千法王 晉美土登成列華桑波仁波切,正如第五世 佐欽仁波切的預言般,出生於多竹千寺南方色炯薩宜梯列,色水旁茨村莊中主要族姓的家庭裡,是父親傑嘎部落的札拉與母親嘎喜部落的嘎麗吉的兒子,出生時屋內充滿光明,屋頂長出鮮花,花朵無分冬夏地開了十二年…等等,出現了許多奇妙的徵兆。

仁波切住於母胎那一年,天空中出現彩虹,屋頂上護法神羅睺羅降臨,一條口中含著明亮光團的蛇行入牆壁,多竹千寺中怙主瑪哈嘎拉的神鳥,一隻有標記的大烏鴉時而飛來,展現出歡喜的模樣…等等,出現許多眾人都看見的特殊徵兆。他的父親也夢見自己手持水晶劍揮舞,劍身很長,直入空中,不見尾端。

在嬰兒還不會走路的時候, 仁波切被發現在房子的二樓上,他父母於是把樓梯封起來,但還是發現 仁波切出現在二樓。有一次,一塊瑪尼石砸在他身上,看起來很多骨頭都碎掉了,但是經過幾個小時之後,所有的傷痕都消失不見。有許多次,很多人聽到他唱誦蓮師的《悉地咒》。有一天,第三世 多竹千法王的一位弟子,叫做「古魯」的人來看他, 仁波切一見到他,馬上叫著:「古魯!古魯!」並且把手放在他的頭上,念《蓮師咒》加持他。

那一年,尋訪者們到多竹千寺的各個地方去找尋轉世祖古時,向 玉科夏札瓦仁波切請示意觀察,上師表示他夢見壇城中有兩個寶瓶,因此將會有兩位轉世祖古;並說從支烏瑪的預示來看,會找到無誤的祖古,不需要懷疑。

之後,將火兔年生的小孩名單收集而呈給 佐欽仁波切時, 仁波切逐一地看,然後將一張名條拿起,放到枕頭上面,再繼續地看了之後,再拿起一張放到頭上,並且說:「這就是 多竹千的轉世化身。」

其後,在一個良好星象與徵兆都聚集的時候,尋訪隊去認證迎請轉世祖古。當時, 仁波切在許多東西中認出上一世的物品與用具…等等,使得人們都相信,而且流下淚來。

在回寺院的路途中,尋訪隊伍在外紮營過夜,隔天早上發現少了幾匹馬。他們在附近沒有找到,於是請教 仁波切馬的去處, 仁波切用他的小手向一座山指去,結果他們真的找到了馬。

仁波切回寺院時,眾人以神、俗兩種方式,歡喜地設下各式各樣的莊嚴,不可思議的人隊、馬隊、供養隊伍,依照順序在前面迎接。在「大密悉地吉祥光明洲」的坐床典禮上, 仁波切從法座立起,用悅耳的調子邊笑邊向各方看地唱出《蓮師七句祈請文》與《請起蓮花生》,結尾以散文祈禱、祝福,讓所有人都感到驚奇,而且獲得堅固的不退轉信心。

有一天,第三世 多竹千法王的親戚祖古 貝南來見 仁波切,當時他的手上有一條念珠,念珠上有一顆珊瑚, 仁波切看到了,就把念珠拿過來,在上面擦一擦之後說:「這是我的。」祖古 貝南回答說:「我這個老人沒有甚麼財寶,只有這顆珊瑚,你是 多竹千仁波切,把我的寶物拿去不丟臉嗎?」 仁波切說道:「不是!不是!我以前把它給了你,我現在還是會把它給你的。不過事實上它是我的。」這串有顆珊瑚的念珠是以前第三世 多竹千法王送給祖古 貝南的,這件事情也證明了 仁波切確實是 多竹千法王的轉世。

依照堪布 貢美的建議,侍者們給他糖果吃,並且請問了他一些問題, 仁波切回答出關於前世的記憶。例如:問他從哪裡來?他說:「從桑多巴日(銅色吉祥山)來。」問他那裡是什麼樣子?他說:「是這樣子。」並且用手合成心或山的形狀。問他誰住在那裡?他說:「蓮花生大士。」問他還有誰?他答:「觀世音。」問他認不認識辛嘉羅剎陀呈(蓮師示現的羅剎王)?他表示認識。問他羅剎王的模樣,他說:「很多嘴巴、很多眼睛、各種顏色。」有一次問他住在那裡,他指向上一世隱居的樹林說:「那裡。」人們跟他說那裡除了樹沒有其他東西時,他說:「不對!不對!我的房子就在那裡。」

兩位 多竹千仁波切有的時後會用糌粑做朵瑪扔出去,說:「願遣除障礙!」人們可以看到從朵瑪中冒出火花來。

有一天晚上, 仁波切準備睡覺的時候,突然念了一些偈誦。侍者們將記得的部分寫下來。其中有一首八行偶句偈,非常地具有甚深佛教哲理與禪修實義:「吾與正覺——不變之金剛智無二無別。於瑜伽男女之金剛源,吾即大樂之證悟。於不變金剛之法界,吾讚歎本體功德與金剛護法們。吾即金剛阿闍黎,並已證得了大樂。」後來 嘉拉堪布以瑪哈瑜伽、阿努瑜伽與阿底瑜伽三種方式來闡述它,造了此偈的注釋。

堪布 貢美曾經說:「從他小時候就顯現神變的徵相來看, 仁波切可以示現為堪與 多欽哲媲美的具足神通的大成就者。」但是 仁波切長大以後,除了在個別的情況下之外,他從來沒有再顯現過神通。相反地,當其他人顯現神通或做授記的時候,他反覆地對他們說:「在現在這個時代中,顯現神通是不恰當的。這可能會對自己的壽命、事業或佛法帶來損害,也可能導致密咒的秘密向外洩露。」

當年,由 沃瓊讓日做經教師學習讀經時,只是給個指引而已他就能瞭解文句。七歲起,先從 盧西堪布聽聞學習《名為「吉祥智慧功德善好」者讚》、《親友書》、《入菩薩行論》、《功德藏》…等。然後從堪千 袞桑巴顛處聽聞全部的《上下寧體》與經教的法流。 堪千非常高興地親口明確付囑說:「我這個傳承有真實根據、短而近,具有不同於其他傳承的加持力;現在父親已經將寶物交到兒子的手中。」。

總之,在未滿十八歲前後,在 盧西堪布、堪千 袞桑巴顛、秀哇堪布 秀札、 堪圖松、嘎拉祖古 多秋…等多位善士座前長期依止,廣大地聞思學習《量學》、《中觀》、《毗奈耶(戒律)》、《續王》、《秘密藏續》、修心方面…等各種法教。五十萬前行也修學了三遍多,完成以寧體《三根本》為主的壇城海所有念修,並圓滿地做了補全護摩,唱誦音韻、法器、手印等金剛阿闍黎的各種訓練都究竟善好地完成。他到上一世所住的地方,在一棵大樹上打了結,到現在還可以參見得到。

接任多竹千寺的教主之後, 仁波切興建了佛學院與修行院,包括殿堂與佛像…等,後來成為許多大博學家與證悟之瑜伽士的出處。此時,於生生世世具宿緣的上師 玉科夏札仁波切座前,遠離世間的散逸與紛擾,遵照上師的指示精進修持。上師對他特別珍愛重視,就像父親愛護獨子一般,以如同從一個寶瓶滿瓶傾洩注入另外一個寶瓶的方式,傳授他《光明大圓滿》、《徹卻》與《脫嘎》全部的引介教授與口訣。那個時後, 仁波切杜絕一切外出,閉關猛烈地用功修行,獲得了覺證功德庫藏的廣大智慧證悟,成為最上乘瑜伽的王者,他的成就供養令上師非常歡喜。

當時由於時局的緣故, 仁波切需要前往印度。從那時起到現在, 仁波切於印度錫金甘托克建立秋丹寺,施恩供給千餘名僧尼衣食與傳授法教,亦在不丹、尼泊爾建立不少寺院,提供他們生活所需;另外,正持續地在以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與台灣、香港…等東方國家為主的世界各地,對所有具信的人們賜予教誡的甘露法雨,以使得一切眾生從痛苦的大海中解脫,並且安置他們到達遍智佛陀的果位。

總之, 仁波切畢生都只致力在佛法上,遠離聲譽、名望…等世間八法諸事,追隨往昔聖賢善士的步履,為不分教派的持教大德們奉為依止上師的大瑜伽士之王是不用說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