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九章

第九章

【蓮師調伏諸鬼神 縛於誓言作護法】

 

    隨後,阿闍黎主仆前往藏地,到達芒域頓拉卡處,象雄地方戰神目劄美作中斷障,幻化了兩座大山擠壓蓮師主僕人等。阿闍黎遂用手杖於岩上開出一條道路,于彼頂上行去,她非常恐懼,只好奉獻了命藏,承諾作為護法。取密名為“雪域大母金剛葉溫瑪”。

    其後,阿闍黎一行到達北蘭唐地時,蘭芒嘎姆便對蓮師降下霹靂。阿闍黎則於手掌中安放似鏡子般清水,接取霹靂。當霹靂降下時,便乾枯並變成七粒豆許大的丸子。對此她覺得很奇怪,亦非常恐慌,逃往華母華措湖。蓮師則用契克印指向湖中,把湖水觀成火焰,湖水甚為沸騰,使彼之骨肉亦脫落了。

她又繼續逃跑,蓮師即用手持金剛擊去,打瞎了她的右眼,她只好說道:“導師繼嗣金剛顱鬘力,不再作障怒心請解除。”遂將命藏獻上,並系縛於誓言,取密名為“金剛獨眼母”。

    其後,阿闍黎等眾經過偶隅地方,諸堅牢母將蓮師主仆夾在山中,阿闍黎則用契克印指向山之後,繼續前行。諸堅牢母無法移動大山,即逃走了。阿闍黎一行到達偶隅山谷時,諸堅牢母便推倒偶隅穀山巔所有岩石滾將下來。蓮師用契克印一指之後,複向前行,而所有岩石則向上飛翻,摧毀了片石山、岩山、雪山等所有堅牢母住處。最終,十二堅牢母、十二護母、十二雅瑪母等只好各偕眷仆奉上命藏,並系縛於誓言,各取密名,授權為護法。

    隨後,阿闍黎諸眾到達傑普香波郎地方,雅拉香波山神變為一頭如大山般白犛牛,鼻風籠罩如烏雲,吼聲猶如雷鳴,口氣彌漫風雪,降下冰雪霹靂,而作試探。蓮師則結持鐵鉤手印拴其鼻,結絹索印系其腰,結鐵索印將其四足縛於鐐銬,結鈴印捶打彼牛,結果彼變為一具白綢髮辮之童子,獻上命藏後,系縛於誓言。

    接著,蓮師一行到達蘭唐拉山前,唐拉山神想試探蓮師,即變化為一大夜叉,作出要吞食大師主仆之模樣。蓮師則手結契克印,彼即變成一具松石頂髻之童子,並系縛於誓言。阿闍黎對他說:“喂!名謂白顱龍祖、五髻尋香王、念青唐拉神,我要在此取一些乾糧。”言畢,彼即離去。于午後黃昏時分,便用衣袖折疊包裹著無味薄香餅,以及眾多珍饈而至,蓮師亦將其攝為屬下。

    隨後,阿闍黎等到達北潘耶拉地方,此地之登燈登洛曼、達芒絨冬瑪及香普瑪,同時攝聚香唐三處之所有寒氣,吹打蓮師主仆眾等。諸眷屬快被凍僵了,阿闍黎亦略感寒冷,即于契克印指尖顯現旋轉火輪,將所有男女夜叉所居雪山,如燒鐵接觸酥油般,全部融化了,藏地所有男女夜叉只好奉上命藏並系縛於誓言。

    阿闍黎一行到達朵龍章烏叉地方,君臣二十一人迎接會晤了蓮師。隨後,來到朵龍雄巴多山谷,蓮師及君臣等欲進飲食,卻找不到水,蓮師即用手杖戳於岩石上,結果有泉水湧出,故取名為“雄巴拉泉水”。

    在卡山岩山處,蓮師安住了一晚,令一切贊神系縛於誓言;在色普地方安住了一日,令一切魔鬼系縛于誓言;又在雅熱貢地方安住了一日,令一切王魔、厲鬼系縛於誓言。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

蓮花生大師令藏地一切鬼神系縛於誓言之第九章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