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十章

第十章

【迎請蓮師紅岩宮 加持地基伏鬼魔 】

    阿闍黎來到嘿波山前,藏王諸臣等作了歡迎。國王心想:“我乃藏域黎民主尊,具鬃牲畜之主人,亦是護法國王,阿闍黎應頂禮我。”而蓮師心想:“吾乃獲成就之瑜伽士,國王所迎請之阿闍黎,國王理應向我頂禮。”結果,雙方互不相讓,蓮師即唱起自尊自強之道歌:

 “南無熱納格熱!

藏域邦首嶺主汝諦聽,

三界有情死亡吾通達,

成就具德瑜伽壽持明,

吾乃無死蓮花生大土;

具足修持金剛之竅訣,

心性壇城中央之顯現,

役使八部鬼神為僕從,

吾乃國王蓮花生大士;

具足威懾三界之竅訣,

顯現輪回涅槃之經典,

能夠詮說了義不了義,

吾乃格西蓮花生大士;

具足辨析輪涅之竅訣,

心性微妙真實紙張中,

繕寫遠離言詞之文字,

吾乃文人蓮花生大士;

具足無字妙法之竅訣,

如是一切顯現牆面上,

繕畫無二無別之圖案,

吾乃畫師蓮花生大士;

具足顯空無別之竅訣,

五毒疾病纏縛諸眾生,

無漏妙藥能夠作療治,

吾乃醫師蓮花生大士;

具足複生甘露之竅訣,

具大信心人之希欲處,

修持今生來世具安樂,

吾乃主尊蓮花生大士;

具足根斷輪回之竅訣,

執持般若密藏之武器,

調伏一切分別邪見敵,

吾乃勇士蓮花生大士;

具足擊退輪回之竅訣,

五毒煩惱仇敵怨敵起,

五種智慧之中作掩埋,

吾乃力士蓮花生大士;

具足斬斷五毒之竅訣,

汝為紅臉羅刹藏邦主,

具足世間傲慢心有情,

我慢乃為轉生輪回因,

五毒煩惱飾品為嚴飾,

無非藏地邦首嶺主乎!

汝之權勢大故心生喜,

吾決不會頂禮藏王君,

  穿著國王衣者應頂禮。”

    唱畢,蓮師舉起一手,手中放光,燒著了國王之衣服。王臣等皆生畏懼,國王即作了頂禮。隨後,將阿闍黎迎往宮殿中,請蓮師坐上金座,呈獻種種珍饈、神飲、美食,將錦緞紫氅披其身上,國王自己奉上金玉曼紮供品,請求道:

“唉瑪吙!

南無格熱尊!

我乃紅臉羅刹主,

藏地諸眾難調故,

修建正法之聖依,

大師安住化身故,

 祈禱加持於地基。”

    阿闍黎言:“嶺主大國王尊,此藏域乃男女夜叉神鬼之住所,中途已將藏地男女鬼神系縛於誓言。現今彼地尚有能主宰一切藏域之龍王,因此需對彼修建龍藏。”

    隨後,阿闍黎等來到瑪竹穀口,作了根斷輪回之儀軌,設立淨治惡趣之吉祥壇城後,作了清除王臣諸人垢障之儀軌。接著,到達瑪竹山谷,對瑪竹威猛之龍王,作了修建寶藏之儀軌。

    隨後,來到嘿波山前,用等持力將一天珠杯中之水與朵瑪廣為增生。阿闍黎要把一切鬼神攝為眷屬,便唱起鎮伏傲慢者之道歌:

“吽!

諦聽吾乃蓮花生大士,

未染胎垢即海生金剛,

身體四大病障無能摧,

獲證無死壽持明悉地。

身語意三明現聖尊身,

具足能力鎮伏傲慢者,

一切分別證悟為心故,

鬼神怖畏恐駭無懼怕。

廣闊虛空壇城中,

地水火風容又納,

寬寬綽綽廣又闊。

心性空性壇城中,

顯有鬼神容又納,

寬寬綽綽廣又闊。

心性無緣空性中,

顯有鬼神容又納,

寬寬綽綽廣又闊。

心性無緣空性中,

亦無有天亦無鬼,

對我所顯何神變,

于微塵許無動搖。

又複遺失自心性,

吾之教誡勿違越,

于此供施大朵瑪,

等持力故無量修。

以咒令諸各自獲,

手印無有勝敗戰,

諦實言語作回向,

享此許可施地基。

赤松德贊所思成,

應建神殿諸鬼神,

不違持咒吾之教,

  攝服攝服事業聚。”

      唱畢,將諸鬼神攝受為眷屬,系縛於誓言,而瑪青崩熱卻不聽從,蓮師即用鐵鉤印印持其心,將其鉤來。說道:“著狼皮氅、猴皮帽之項楞,一足放置康雅姆灘上,一足放置嘿波山上,今突然倒落面前。”“我亦受持誓言,小僧汝亦出厲語,無可奈何於此行,現請賜隨做之教誡。”接著,蓮師複道:“享用此供養,國王所思成辦。”瑪青崩熱道:“如此所說,當如是行,然我身體大故,唯喜歡乾糧,食團下倒有水之朵瑪,我不滿意,請給一些乾糧。”蓮師聽後,即在銀盤上安置五種珍寶,作了加持,令其滿願,系縛於教誡與誓言。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迎請蓮師至紅岩宮後,

調伏地基之第十章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