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吉祥桑耶寺宇內 翻譯抉擇聖教法】

    其後,國王赤松德讚又從桑嘎拉國迎請大智者阿闍黎達納西納,從漢地迎請大智者阿闍黎嘎瑪拉西拉,隨同薩霍國阿闍黎菩提薩埵,卡切國阿闍黎布瑪拉莫紮,鄔金國阿闍黎蓮花生等五位大聖哲,偕同翻譯家嘎瓦•華紮、覺若•雷易加參、納朗•益西戴、瑪•仁欽確、涅•加納格瑪熱及諸位譯師助理,並丹瑪•翟芒、努•南卡釀波、瓦•阿雜熱益西揚、古奔耶敬、洛格瓊等。如是迎請了眾多大班智達、大翻譯家後,國王即請求講法。

    因為大阿闍黎蓮花生非是胎生,從蓮花中降生,自在懷攝叁界有情,具足勝伏叁有之力,印度及鄔金之所有鬼神奉獻命藏,尤其將藏域所有鬼神、夜叉皆系縛於誓言,特別鎮伏桑耶寺地基故,所以應安坐叁層獅子座。

    阿闍黎布瑪莫紮為五百位班智達之上首智者,能將諸佛法結合藏語而傳講,精通外內密咒教誨及經律論諸法,獲證不忘陀羅尼,不昧而遍知一切法,因此安坐兩層獅子座。

    阿闍黎菩提薩埵,叁學珍寶而莊嚴,不昧而遍知一切法,尤其亦是最初無上供養處,所以坐上具叁層方墊之獅子座。

    阿闍黎達納西納與嘎瑪拉西拉亦是眾多智者功德之莊嚴,各自安坐獅子座。

    大譯師貝若紮那,最初派往印度求法,用幻變之金粉蒙混守關者,神行者未能捉持,藏拉遮則被守關者殺死,而貝若紮那卻施幻術令黃金消失。其後,無有神行者及守關者之糾纏,因此恩德極大。貝若紮那知曉二十一種語言,較其他譯師尤為超勝,流放甲姆察瓦榮後,雖被拋進蝨子洞而未曾死亡,乃為住地菩薩故,所以安坐於獅子座。其他諸位譯師則坐在絲綢方墊子上,然後,國王向諸班智達及翻譯家們各各獻上黃金曼紮,並呈上漢地清茶、尼泊爾的果拉食品、藏地的青稞酒、印度的米酒等種種受用品,以及眾多世間供品,作了頂禮轉繞後請求道:

“唉瑪吙!
鄔金阿闍黎尊蓮花生,
薩霍闍黎菩提薩埵尊,
卡切闍黎布瑪莫紮尊,
桑嘎闍黎達納西納尊,
漢地闍黎嘎瑪西拉尊,
大譯師尊貝若紮那等,
頂上供處聖哲洛班眾!
我自詡為護法國王是,
印度鄔金殊勝聖教法,
經典論部續教竅訣等,
一亦無餘請譯成藏文。
祈請轉動殊勝妙法輪,
祈請點燃殊勝正法燈,
祈請普降殊妙大法雨,
祈請吹起殊勝正法螺,
祈請敲起殊勝妙法楗!”

    接著,將諸班智達、翻譯家們迎請到阿雅巴羅洲後,在菩提洲內發起勝心,在沐浴洲沐浴,在彌勒洲作授記,在禪定洲建立禪院,在翻譯洲翻譯,在種種洲講說諸乘教法。

    於十叁年間,建立了寺宇,並將印度語、薩霍語、卡切語、桑嘎拉語、漢語等佛教典籍,譯成藏文後,並作傳講。

    彼亦,由阿闍黎加納目紮、達納西拉、嘎瑪拉西拉以及譯師嘎瓦•華紮、覺若•雷易加參、納朗•益西戴,翻譯了諸經部。有:《寶積經》、《大方廣佛經》、《大中小般若經》等。

    由菩提薩埵、諸位譯師助理及丹瑪•翟芒等翻譯了經律論叁藏的所有經論。

    由阿闍黎嘎瑪拉西拉與瑪•仁欽確二位翻譯了《諸佛菩薩名號經》等眾多漢地所譯的經部。

    由阿闍黎布瑪拉莫紮及譯師涅•加納格瑪熱兩位翻譯了諸多內外密咒法。

    由阿闍黎蓮花生、譯師南卡釀波及貝若紮那叁位翻譯了《眾多密咒修法》、《八教續》,尤其貝若紮那勸請大阿闍黎蓮花生作了許多《密咒問答錄》。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於吉祥桑耶寺中,翻譯抉擇佛法之第十七章竟。

《除障礙●轉好運●迎羊年光明燈壇城》登記即將截止

龍欽心髓菩提佛學會《除障礙●轉好運●迎羊年光明燈壇城》登記即將截止 請速預約

四臂觀音、黃財神、綠度母、金剛薩埵等【息●增●懷●誅】光明燈 獲得諸佛菩薩慈悲的佛光庇佑 使新的一年平安順利,事事吉祥 並獲得無量無盡的殊勝功德 (預約辦法詳見 http://wp.me/p3XRya-8f 或來電02-23418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