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九章

第九章

【蓮師調伏諸鬼神 縛於誓言作護法】

 

    隨後,阿闍黎主仆前往藏地,到達芒域頓拉卡處,象雄地方戰神目劄美作中斷障,幻化了兩座大山擠壓蓮師主僕人等。阿闍黎遂用手杖於岩上開出一條道路,于彼頂上行去,她非常恐懼,只好奉獻了命藏,承諾作為護法。取密名為“雪域大母金剛葉溫瑪”。

    其後,阿闍黎一行到達北蘭唐地時,蘭芒嘎姆便對蓮師降下霹靂。阿闍黎則於手掌中安放似鏡子般清水,接取霹靂。當霹靂降下時,便乾枯並變成七粒豆許大的丸子。對此她覺得很奇怪,亦非常恐慌,逃往華母華措湖。蓮師則用契克印指向湖中,把湖水觀成火焰,湖水甚為沸騰,使彼之骨肉亦脫落了。

她又繼續逃跑,蓮師即用手持金剛擊去,打瞎了她的右眼,她只好說道:“導師繼嗣金剛顱鬘力,不再作障怒心請解除。”遂將命藏獻上,並系縛於誓言,取密名為“金剛獨眼母”。

    其後,阿闍黎等眾經過偶隅地方,諸堅牢母將蓮師主仆夾在山中,阿闍黎則用契克印指向山之後,繼續前行。諸堅牢母無法移動大山,即逃走了。阿闍黎一行到達偶隅山谷時,諸堅牢母便推倒偶隅穀山巔所有岩石滾將下來。蓮師用契克印一指之後,複向前行,而所有岩石則向上飛翻,摧毀了片石山、岩山、雪山等所有堅牢母住處。最終,十二堅牢母、十二護母、十二雅瑪母等只好各偕眷仆奉上命藏,並系縛於誓言,各取密名,授權為護法。

    隨後,阿闍黎諸眾到達傑普香波郎地方,雅拉香波山神變為一頭如大山般白犛牛,鼻風籠罩如烏雲,吼聲猶如雷鳴,口氣彌漫風雪,降下冰雪霹靂,而作試探。蓮師則結持鐵鉤手印拴其鼻,結絹索印系其腰,結鐵索印將其四足縛於鐐銬,結鈴印捶打彼牛,結果彼變為一具白綢髮辮之童子,獻上命藏後,系縛於誓言。

    接著,蓮師一行到達蘭唐拉山前,唐拉山神想試探蓮師,即變化為一大夜叉,作出要吞食大師主仆之模樣。蓮師則手結契克印,彼即變成一具松石頂髻之童子,並系縛於誓言。阿闍黎對他說:“喂!名謂白顱龍祖、五髻尋香王、念青唐拉神,我要在此取一些乾糧。”言畢,彼即離去。于午後黃昏時分,便用衣袖折疊包裹著無味薄香餅,以及眾多珍饈而至,蓮師亦將其攝為屬下。

    隨後,阿闍黎等到達北潘耶拉地方,此地之登燈登洛曼、達芒絨冬瑪及香普瑪,同時攝聚香唐三處之所有寒氣,吹打蓮師主仆眾等。諸眷屬快被凍僵了,阿闍黎亦略感寒冷,即于契克印指尖顯現旋轉火輪,將所有男女夜叉所居雪山,如燒鐵接觸酥油般,全部融化了,藏地所有男女夜叉只好奉上命藏並系縛於誓言。

    阿闍黎一行到達朵龍章烏叉地方,君臣二十一人迎接會晤了蓮師。隨後,來到朵龍雄巴多山谷,蓮師及君臣等欲進飲食,卻找不到水,蓮師即用手杖戳於岩石上,結果有泉水湧出,故取名為“雄巴拉泉水”。

    在卡山岩山處,蓮師安住了一晚,令一切贊神系縛於誓言;在色普地方安住了一日,令一切魔鬼系縛于誓言;又在雅熱貢地方安住了一日,令一切王魔、厲鬼系縛於誓言。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

蓮花生大師令藏地一切鬼神系縛於誓言之第九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八章

第八章

【蓮師悲憫赴藏域 中途會遇諸使者】

    大阿闍黎菩提薩埵接著說道:“藏地此等惡毒鬼神,須以威猛力調伏。在尼泊爾揚壘學岩洞,有一鄔金國王太子,是獲得大成就之士夫,其尊如何耶?彼乃化身蓮花生,具足忿怒大力之密咒行者,若迎請他,則國王所思成辦,此等非人亦能調伏。”

    事後,國王方便教誡外內諸臣眷:“我昨夜夢到在印度尼泊爾交界處之揚壘學岩洞,住有一位鄔金班瑪桑巴瓦阿闍黎,若迎請他,我之所思將能成辦。汝等須前去迎請他,請作商議之後,派出大使三人。”然後,諸眾敷衍商議,一個大使亦無有承許。國王即自己敕令魏·芒潔薩郎桑·蓋郭拉龍二位,偕同三個僕從,交給主仆五人一升金粉及乾糧等,令其上路出發。

    而在蓮師面前,諸護法神亦勸請道:“藏地黑波爾山前,藏域天子贊布祈建寺院,派遣大使五人將至蓮師尊前,彼等因非常疲勞困乏故,請蓮師準備駕臨芒域公塘交界處。”勸畢,蓮師即以神變騰空而去,在芒域貢塘地方安住了三個月,隨後與諸大使們相逢。

    蓮師雖如如正知,卻故意問道:“汝等是誰?去往何處?”魏·芒潔薩郎答道:“我等是藏域天子派遣來迎請阿闍黎蓮花生的,即是大師您嗎?”“哦,我在三個月前有諸護法催勸,擔心汝等大使疲憊,請我在此安住。汝等太遲緩了,現今有何等供養即獻給我。”

    言畢,諸大使即作禮拜,並供上了一升金粉。“還要奉上。”諸大使又脫衣呈上。“還有何等奉上?”諸大使只有說道:“國王其餘無有奉送,我等亦無有其餘供物。現將身語意奉為奴僕。”言畢,即頂禮轉繞,將蓮足奉在頭頂。

    蓮師亦歡喜地說道:“我是觀察藏地人之信心有無變動,對我來說,一切顯現全是黃金。”言畢,右手指向芒域貢塘地帶,右方一切大山便轉向左方,左手指向西方,一切土石全轉變為貓眼、瑪瑙、珊瑚、黃金、松耳石,亦施給諸大使們。接著,又做一看式,日、月輪便落在地上;作了一契克印,河水隨即倒流,說道:“我具如是神變能力,汝等應生起信心。我雖不需黃金,但為使國王成辦所思,獲得福德故,暫且須收取。”

    然後,蓮師將金粉撒向芒域及尼泊爾一帶,說道:“藏地的一切黃金,全從芒域與尼泊爾地方現出。”而對施給諸大使之黃金、松耳石等,彼等心想:這是何物呢?不太相信,各自去瞧,果真如實顯現,諸眾亦就信服了。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蓮師悲憫赴藏地,與諸大使相逢之第八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七章

第七章

【藏王立誓修所依 迎請菩提薩埵尊】

 

   牛年藏王壽二十時,心想弘揚正法,思忖著:“昔時國王松贊干布于黑暗彌漫的藏地,建立了寺宇,翻譯了許多善妙佛經,對藏邦恩德甚大。現今,我亦應廣弘佛法。”國王生起極大信念後,複作思維:“目前,聖三寶所依宮殿,諸眾信奉景仰之處,我自當誓願建修,其後,應如何做呢?”國王再三思維後決定建成須彌四洲鐵圍山具足之形式。

    虎年藏王二十一歲時,心想應做奠基,聽聞印度阿闍黎菩提薩埵靜命,被稱譽是一位具廣大智慧之菩薩,便派遣通達印藏語言之大譯師涅·嘉納格瑪熱攜帶一升金粉供品,偕同兩個僕從,去印度迎請阿闍黎。

    他們即刻動身前往,在吉祥那爛陀寺拜見了菩提埵尊者,獻上金粉後,祈請說:“藏王欲修建經堂,擬鎮伏地基故,派我等來迎請阿闍黎,請駕臨一次。”阿闍黎說:“我與藏王有前世業緣,故須走一趟。”

    隨後,他們一行便前往藏地,在紅岩宮殿君臣們迎接了阿闍黎菩提薩埵,藏王恭敬地說道:“大阿闍黎尊者,聖三寶所依宮殿,為諸眾信奉之處,我自之誓願,欲修建一座寺廟,請阿闍黎您加持地基。”阿闍黎道:“藏地鬼神非人粗暴,我應以菩提心作調伏,不知能否調伏?請國王自己亦去地基處。”

    於是,阿闍黎開設寂靜金剛界壇城加持地基,國王自己身著白綢衣,手拿金鎬挖掘,挖至一肘許,便出現一升白米,如甘露油脂糖味般具足諸味。國王自己品嘗後,並塗在頭頂,說道:“如彼,我之所思將能成辦,藏地佛法廣弘時至。”接著作奠基,開始修建。結果,因藏地廿一神祗等大力男女作障礙故,白日修建,夜間被毀,建築物逐漸低落,並不讓修砌。

    於是,國王即向阿闍黎說道:“大阿闍黎尊者,看來我之所思似不能成辦,有其餘方便否?”阿闍黎對國王說道:“大國王,我無餘通達法相因乘教法,菩提心亦極純熟,似不能降伏藏地諸惡毒粗暴者,但有一辦法……”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國王心念正法,誓願修建寺院故,迎請阿闍黎菩提薩埵尊者,奠基寺址之第七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六章

第六章

文殊化身赤松 於西藏域持王政】

    複次,如何迎請蓮花生上師來藏地之歷史,乃聖妙吉祥化身為國王赤松德贊,為修建吉祥桑耶寺降伏地基故,而作迎請。

    彼亦,無比遍智主聖妙吉祥,雖住漢地五臺山,尊容卻面向藏地,以意密鑒知應當調化藏地諸眾生。複次,前大悲觀音化身國王松贊干布,修建了拉薩幻顯殿熱姆切等鎮伏肢節一百零八座寺廟,開創了正法。聖妙吉祥心想:“在藏地雪域廣弘佛法,應化現為大權國王攝持屬下。”遂從漢地五臺山以智慧眼鑒視,了知赤德則端藏王正作統轄。

    隨後,藏王赤德則端與王妃金城公主二人,在紅岩宮殿寶床上安寢時,聖妙吉祥心間放射五色光芒,光端化現一寸高金色童子進入金城公主胎室。

    其次,王妃夢見光芒猶如日輪照耀,光端現一童子進入自己胎中。便把此事稟告國王。國王言:“空中有一聖尊,要做你我之子,夢兆極為善妙。”言畢,國王亦十分歡喜。彼後,王妃身體非常安樂,行動跳躍等悉皆輕安,心識明清,煩惱不生。

    過了九個月零十日,于馬年孟春初月勝星日,黎明日輪升起時,王妃在無有痛苦中,生下了王子。

    彼王子牙齒潔白齊整,頂髻青藍,發紋右旋,美顏宛若天子,取名為赤松德贊

    王子十三韶齡時,父王赤德則端圓寂,王子便繼承攝持王位,迎娶了才邦薩瑪鑒卓薩香切曼頗炯薩甲姆樽三女為王妃。於七年間,防禦外敵,內護種族,精心治理國政。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藏王攝持國政第六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五章

第五章

【依止真實普巴尊修習大手印持明】

    複次,蓮師心想:“已獲瑜伽長壽持明,現今應修持大手印殊勝持明。”於是,蓮師就來到了印度與尼泊爾交界處之揚壘學岩洞。此處冬天亦花朵綻放,為具足大吉祥加持之地。

    尼泊爾國王蓋增,有公主名為釋迦德瓦蓮師即把她引導作為依修手印母。

    初始,開設成就吉祥真實九燈壇城。于修習時出現了三種中斷障,此乃龍“炯波”,夜叉“果瑪卡”,空間之“洛瑪振”,三魔所為,致使三年內,空中一點雪花、雨滴也無有,大地上連草籽、草芽亦不生長。在印度、尼泊爾、藏地三處地域,饑荒、人疾、畜疫如雲聚集,人畜大多死亡。蓮師心想:“此無論如何亦非其餘報應,而是我修持大手印悉地,此等非人作中斷障。” 

    於是,蓮師即派尼泊爾兩位心子吉拉吉薩根拉根薩,吩咐他倆帶上半升金粉供品,送於先前印度諸位阿闍黎,並告訴他們:“我在修持大手印悉地時,出現了三種中斷障,請予以遣除中斷之法門。”

    隨後,二人前往印度。印度諸班智達說:         

    “應向阿闍黎紮巴哈德請求對治摧伏中斷之金剛橛法。”於是二人便向阿闍黎紮巴哈德請法,阿闍黎即從《普巴布度達瑪十萬部》中,把《降伏怨魔事業法》交付他倆各自攜帶送回。二人旋即返歸。

    剛抵達揚壘學岩洞,三魔祟即銷聲匿跡了。頃刻,大海起風,大地變暖,雲聚虛空,空中雨降,花果、植物、莊稼等一時成熟。享用果實後,人疾、畜疫,一切疾病、饑荒亦清除了,諸國境亦變得安樂。

    彼後,蓮師親睹吉祥真實尊及普巴聖眾,心想:“真實本尊猶如商人,悉地雖大但會出現中斷,普巴本尊如同護送者,催伏中斷甚為必要。”於是就依靠《飲血嘎波續》及《布度達瑪十萬部》,把真實、普巴二尊結合作了修法,複修持後,獲得了大手印殊勝悉地。

    于彼黃昏時分,肖納瑪四姐妹奉獻命咒後,系縛於誓言;

    午夜時分,仁瑪德四姐妹奉獻命咒後,系縛於誓言;

    黎明時分,賽姆四姐妹奉獻命咒後,系縛於誓言;

    又複,賽、甲、冬三士夫偕同男女眷屬奉獻命咒後,系縛於誓言。

    彼等皆安立為普巴護法。其後,蓮師以身聖尊壇城鎮伏一切傲慢者,以語密咒壇城懷攝一切傲慢者,以意法性壇城自然清淨消除一切五毒分別念,安住於大手印無變密意中。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

    依止真實、普巴二尊,修持大手印持明第五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四章

第四章

【調伏邪見諸外道 恩澤廣被佛聖教】

    尊者洛丹確翟心想:“現在,我應依密咒修持無生死長壽持明,令印度及鄔金國的一切眾生入于正法。”

彼亦,修持密咒法,須要具相明妃,因此,蓮師就來到薩霍爾國。薩霍爾國王遮拉振有一位公主,名為曼達熱瓦,芳齡十六,乃具相聖要母,蓮師自在攝受了她,引導成為修依手印母。

隨後,二人便去聖觀自在宮殿布達拉南方,馬拉得嘎岩洞。該洞朝南,三時花雨降灑,彩虹帷幕籠罩,妙香氤氳繚繞,栴檀林園鬱鬱,三部怙主加持。到達如是聖地後,尊者就開設無量壽佛壇城,修持長壽持明。

經三月後,親見無量光無量壽佛,將充滿甘露之無死長壽寶瓶放在佛父佛母頭頂,甘露傾入口中,從此身體成就無生死金剛身。加持佛父為勇士馬頭,加持佛母為金剛亥母,成就了長壽持明悉地。

隨後,為使薩霍爾國諸人入于正法故,佛父佛母二尊去城市乞食。諸國人皆嫉妒地說:“一個邊地流浪僧人,以前殺死我們的人,佔用婦女後,又帶走了國王的公主,沾染了王族,現今還要來作害。應加以懲罰,用火燒死他吧!當共同承擔所造罪業。”

便用一捆栴檀配一升麻油,收集後,就在城市中心點燃。燒人烈火,一般三日後煙即熄滅,而此火九日亦未見熄滅。諸國人觀看時,火舌反而外熾,燒毀了國王所有宮殿,芝麻油變成了大湖,湖中遍生蓮花,中間蓮花樹花蕊之上,佛父佛母二尊身體涼爽爽的安住,諸王臣們倍感稀有,即讚頌道:

“吽!

身不變如金剛身,

語不變如梵天語,

意不變如虛空意,

三門無死金剛身,

禮贊海生金剛汝。

祈恕我等無明罪,

 吾國安樂祈安置。”

    頃刻,城市之火即熄滅,變得比以前更為美麗適意。蓮師亦稱名為“班瑪炯乃”及“班瑪桑巴瓦”。隨後,薩霍爾國人皆入于正法,並獲得不退轉果位。

複次,蓮師心想:“現今須令鄔金國諸眾生入于正法。”於是,佛父佛母二尊即往鄔金國乞食,國人皆識之,如是說道:“此人以前殺死了我們一個大臣之子,違犯國家法令,現今又來作害,應加以懲罰。原來兒子被殺死之大臣及現今眾等,應共同承擔所造之罪業。”

便用一捆栴檀配一升麻油,收集後,用火燒蓮師佛父佛母。以往燒人烈火一般七日後煙即熄滅,而此次直到二十一日煙仍未熄。國王即對大臣說:“去瞧一瞧。”結果,誰亦不敢去看,原父王信不過,心想:“如果是化身,即不會被燒傷。”

便偕眷屬去看,果然是麻油溢出彙集成湖泊,中央焦木堆聚之內,蓮花樹花蕊上,佛父佛母二尊晶瑩露珠般涼爽地安住。因大悲救度先前諸眾生故,顱鬘嚴飾于身,父王等倍感稀有,即頂禮轉繞,讚頌曰:

“獲勝成就大大稀有身,

斷除生死降生蓮花中,

悲度輪回故身嚴顱鬘,

 頂禮讚頌海生金剛尊。”

    其後,國王將蓮師雙足奉於己頂,迎請做為無上供養境。蓮師言:

 “轉生三界輪回痛苦獄,

轉生法王亦為憒鬧處,

自性無生法身若不證,

輪回生處不斷常流轉。

大王應做空性明空觀,

 獲得本來圓滿正等覺。”

    言畢,國王即在此時證悟自性法身,證悟與解脫同時,父王並諸眷屬一同獲得了無生法忍。

國王複讚頌曰:

“吽!

獲勝成就大大稀有身,

證悟無與倫比極殊勝,

如來一切竅訣之大密,

 頂禮讚頌界中顯解汝。”

    因蓮師身著顱鬘故,名為“蓮花顱鬘力”;因曾做國王太子故,名為“蓮花王”。

隨後,父王把蓮師作為無上供養境達十三年之久。蓮師鄔金國所有眾生皆安置于正法中,父王恩劄菩提並王妃諸眷屬,以及五百商人獲得了大手印殊勝持明。

其後,蓮師行持于劄蘭達熱屍陀林中,彼時有外道本師首領四人,各具五百眷屬,由金剛座四方尋求辯諍:“若我們勝利,你們當入我們的教法;若你們獲勝,我們當入你們的教法。”而金剛座護門四班智達為主等所有班智達心想:“雖能辯論,但恐力量不堪。”這樣,誰亦不能辯論。

後來,金剛座諸班智達在國王宮殿中商議時,出現了一位握持手杖的藍色女人,說道:“你等不能辯駁外道,若是我之兄長則堪能也。”問她:“您兄長是誰?住於何處?”回答說:“我兄長即蓮花金剛,正禁行于劄蘭達熱屍陀林。”“那如何做迎請呢?”彼女人說:”派使者不能請來,你們可聚集於大菩提經堂中陳設廣大供養,虔誠祈禱,我前去迎請。”言畢,女人即消失了。

隨後,班智達們聚集在經堂中,按女人所言辦事,擺設供品,虔誠祈禱:

“三世佛陀降處金剛座,

外道諸魔軍眾來諍辯,

無有遮止論戰堪能尊,

 勝士人中獅子汝救護。”

    如是祈禱後,第一明相現時,蓮師便如大鳥降落樹上般蒞臨金剛座宮殿,然後蓮師入戰勝魔軍等持,用手敲起楗槌。結果,四方外道聲明師們說:“今晨聽到與以前不同的不悅耳聲,是怎麼說的?”

問後,東方聲明師說:“擊此大慈菩提心法鼓,摧毀猶如狐狸外道顱。”

南方聲明師說:“擊此大悲菩提心法鼓,自在攝受邪引魔軍眾。”

西方聲明師說:“擊此大喜菩提心法鼓,降伏懲治不尚諍辯眾。”

北方聲明師說:“擊此大舍菩提心法鼓,黑方諸眾無餘摧為塵。”

太陽升起後,內外道便進行辯論。蓮師本身安住在金剛座宮殿中,入于戰勝魔軍三昧定,由四方顯現四化身,偕同五百班智達眷屬進行辯論。結果,內道勝利,而四外道本師偕同具有神變的一些眷屬飛向空中,蓮師即結恐嚇印指向虛空,空中便火輪旋繞,外道四本師只好逃向各自宮中,而諸眷屬則歸入佛教。

隨後,外道四本師說:“聲明因明神變汝雖勝,然七日後當為汝死時。”

於是,眾外道就修起了惡咒。蓮師則對空行母修會供輪後,做了祈禱。黎明時分,降魔空行母呈獻了一個鑲有鐵等寶物之犀牛革寶匣後,授記道:“當降伏一切魔及外道,犀革箱內有惡咒空行法,能現量降伏壽命、降冰雹、霹靂。”其後,蓮師向外道城市降下了天鐵霹靂,用烈火燒毀了一切外道城市,對佛教恩澤廣被,金剛座諸班智達們將蓮師如頂髻如意寶般作為供奉境。稱名為“桑給紮卓”。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以神變調伏外道眾生,恩被佛教之歷史笫四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三章

 第三章

【依止上師求佛法示現修行之理趣】

 

    複次,蓮師來到印度金剛座,時而化現百千比丘供養聖依,時而化現百幹瑜珈士作種種行為。人們問他說:“您的阿闍黎是誰?”

    回答道:

“我無父親亦無母,

無有堪布阿闍黎,

種姓名字亦無有,

 我是自生之佛陀。”

    眾等皆懷著疑惑,說道:“沒有阿闍黎,是幻者魔鬼嗎?”蓮師聽後心想:“我雖是自生化身,然未來諸輩需依止阿闍黎故,應作示現,當向印度諸聖哲研修外內密咒諸法法相。”

     於是,就前往阿闍黎劄巴哈德處,途中值遇去向阿闍黎劄巴哈德求法的二位比丘釋迦美則與釋迦西寧。蓮師向他倆做頂禮後,請求傳法。二位比丘想,原來的食人羅刹王來了。即心生恐懼。羅刹王說:“現在我不再行惡業,請做攝受吧!”“那請先獻上武器。”說畢,蓮師即奉上弓箭。二位比丘說:“我倆沒到調伏您的時間,在紅岩鵬鳥地方,住著我們的阿闍黎劄巴哈德,你去他那兒吧。” 

    隨後,蓮師就來到阿闍黎劄巴哈德處出家,取法名為“釋迦獅子”。上師劄巴哈德對他傳講了《森達加那亞瑜珈續》、《臧亞瓦瑜珈續》、《達塔薩紮哈瑜珈續》等三大瑜珈續法部。蓮師雖只聽了一遍即通達,然為示現淨障之理趣故,各聽了十八遍,沒有修持便面見了瑜珈三十七本尊。 

    次後,釋迦獅子心想:“應修持瑪哈瑜珈法,並修持壽自在持明瑜珈,以及大手印殊勝持明。”想畢,就來到了住在瑪拉雅山的大阿闍黎蔣華西寧面前,請求傳法。大阿闍黎授記言:“我未到調伏您的時間,在栴檀屍陀林,住有智慧空行普喜母比丘尼,精通外內密三種灌頂,具足加持力,到她那裏去請求灌頂吧!”於是,釋迦獅子即前往栴檀屍陀林,途中遇到了取水的仆女,便請她帶去口信:求外內密灌頂。結果無有回音。

    “她已忘記了嗎?什麼也沒有說。”蓮師就入了令仆女之水瓶與小石台粘連之等持,侍女無法提起水瓶,便從腰間抽出白晶鉞刀,說道:“您如有彼,我即有此。”說畢,仆女剖開胸膛示之,上腔部有四十二寂靜本尊,下腔部有五十八忿怒飲血本尊,寂怒百尊光明燦爛顯了出來。蓮師想:“她是普喜母比丘尼本人吧?”即做了頂禮轉繞,侍女說:“我是仆女,請到裏面去。” 

    言畢,便進入裏面,看見一位比丘尼坐在座墊上,旁倚勇士身,佩帶骨飾,手持嘎巴拉與腰鼓,三十三侍女圍繞,正轉動會供輪。蓮師即獻上曼紮,頂禮轉繞後,請求外內密三種灌頂。然後,釋迦獅子就變成一吽字,普喜母從口中吞入體內,為做了身壇城灌頂,又從其秘處蓮宮出來,清淨了身語意三門垢障。

    外依無量光佛灌頂,加持獲得長壽持明;內依聖觀世音灌頂,加持獲得大手印持明;密依吉祥馬頭金剛灌頂,加持能自在攝受一切瑪姆空行、世間鬼神及具傲慢者。取密名為 “洛丹確翟”。

    隨後,洛丹確翟又回到了蔣華西寧前,聽受了所有外內文殊法,親見文殊;

    到大阿闍黎吽嘎熱前,聽受了所有真實本尊法;

    到大阿闍黎劄巴哈德前,聽受了所有金剛橛法,親見普巴聖眾;

    到大阿闍黎納嘎則那前,聽受了所有法相乘法及蓮花語法;

    到大阿闍黎波達格嘿前,聽受了所有寂怒大幻化網法;

    到大阿闍黎瑪哈班雜前,聽受了所有甘露功德法;

    到大阿闍黎達納桑遮達前,聽受了所有世間瑪姆法;

    到大阿闍黎讓窩格嘿德瓦贊紮前,聽受了所有世間供贊法;

    到大阿闍黎欣達嘎巴前,聽受了所有猛厲詛咒法,以及所有護教惡咒猛咒法;

    到大阿闍黎西日桑哈前,聽受了所有教誡大圓滿法。

    彼亦,所有一切法各聽了一遍即通達,未修便親見諸本尊,亦稱名為“洛丹確翟”。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

依止上師求法,示現修行理趣

第三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二章

第二章 

【屍陀林中作禁行 空行諸眾賜加持】

    

    複次,化身王子蓮花生心想:“攝持王政不能饒益眾生,為遮止王臣諸眾欲貪故,當作禁行。”於是,便全身赤裸,佩帶骨飾,手持空樂雙運之手鼓及根斷三毒之三尖卡章,在宮殿頂上跳舞,諸觀者聚集。

    一日,王子使卡章從手中脫落,打中具權大臣嘎瑪拉迭孩子頭頂。大臣之子當即死去。

    彼亦,按國王法規,此乃為非法,應當懲罰。故而諸大臣聚集後稟告國王:“此童子雖授權為國王,然已做非理行為,殺死了大臣之子,現在王子用標槍穿人,請予以制裁。”國王說道:“不知此王子是非人之子?還是化身?殺死不太妥當,就放逐了吧。”於是大臣們就裁定為放逐,國正卻傷心難過,然因國法嚴厲,不放逐亦無可奈何。便召喚王子到面前來,呈獻種種飲食供品後,國王說道:

“寶海中央蓮花樹,

化身童子無父母,

由缺子故授王位,

王子行為殺臣子,

諸臣裁決以王法,

 允為放逐隨意去。”

    說著,國王流下眼淚,王子便把獻新食物呈獻給父王,說道:

“此間父母極尊貴,

認作雙親持王位,

業力宿債殺臣子,

王法嚴厲善逐我,

心離生死我無怖,

不貪國境逐不畏,

雙親暫且隨緣居,

 依業緣故後當見。”

    言畢,王子向父母頂禮,亦流下眼淚。父母二人心想,這是化身,心裏極為痛惜,便蒙頭而寢。

    隨後,大臣們帶著王子,遣送往鄔金國東部之大清涼屍陀林。這裏有非人、屍體、屍林鳥、兇猛野獸,乃是極為恐怖、毛骨悚然之地。按此地風俗,所有人屍皆運往此屍陀林,屍體用裹屍布包裹,屍食米粥一克放入枕頭而安置。王子便做了密咒瑜珈士,衣著屍布,食享屍食,安住不動等持中,極具受用。

    後來,此地出現大饑荒,大多數人死去,送了很多屍體,但屍布、屍食米粥卻沒有送來。於是,王子就剝下人皮當衣服穿,以屍肉當食物,自在攝受住于屍陀林中諸瑪姆空行母,住於禁行。

    彼時,在鄔金國嘎厄梟地方,有惡王甲新熱劄,讓統領下的所有臣民,入於邪道中,來世墮入惡趣。王子心想,彼等非猛厲現行事業不能調伏。於是,便用毒蛇系縛頭頂髮髻,用整張人皮披在上身,用虎皮做下裙,手持五支鐵箭,一張弓,向罪惡之地行去。凡見一切男人皆殺死,食其肉飲其血,凡見一切女人皆交合,自在攝受一切,行持了雙運降伏儀規。人們都稱他為“羅刹王賢達熱潔達”。

    隨後,惡王聚集國人,商議在屍陀林中設網殺掉羅刹王。國王持著達瑪希寶劍,令此地的一位箭法高手守護在屍陀林口作伏擊,餘眾執持武器往屍陀林中設網。結果,羅刹王用箭射死了伏擊手,便脫身了,亦稱名為逸走童子。

    隨後,來到薩霍爾國,行持於大歡喜屍陀林中,受用屍體,降魔空行母為作了灌頂加持;

    又來到鄔金國南方索薩洲屍陀林中,作諸禁行,寂命空行母為作了灌頂加持;

    複又來到先前於蓮花中降生之大海洲,依空行標語修持密咒故,自在攝受住在海洲中之四位空行母,海中一切龍族、空中諸星曜皆立誓作為仆使,並系縛於誓言;

    彼後,行持于鄔金粗獷屍陀林中,親睹金剛亥母尊顏,得到灌頂,諸四部空行及三境勇士、空行母如教旨般降賜悉地雨,依空行母加持傳法故,便成為具力瑜珈士,諸空行母賜密名為“金剛忿怒力”。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禁行屍陀林中,空行母賜加持之第二章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