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脈源流:大圓滿龍欽心髓

多竹千法王
龍欽心髓法主 第四世多竹千法王

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仁波切開示:“大圓滿龍欽心髓是集廣大班智達派《龍欽七寶藏》及甚深古薩里派《四心滴》二者之密意於一體、即生可獲得金剛持果位之甚深正法。

龍欽心髓是18世紀由吉美林巴大師(持明.無畏洲尊者)開取出的意伏藏大圓滿法門。所謂“龍欽”乃廣大無盡的法界之含義也,而“寧體”意為心髓。它凝集了早期大圓滿寧體法門的精華,將寧體教法推向了最高峰。因此,龍欽心髓傳承成為寧瑪派中最普遍受到歡迎的一個支派,至今興盛不衰。

大圓滿法本身可分為三部:心部、界部和竅訣部。熙日森哈大師(吉祥獅子)進一步將竅訣部分成外、內、密、極密四類。總的竅訣部法門,尤其是其中的極密類,被稱為“寧體(秘密心髓)”法門。

通過共阿底瑜伽(大圓滿)、別寧體法門中徹卻(立斷)的修習,很多禪修士證悟了內在心性,並在即生中疾速將自己的意融入法性佛果中。在命終時,伴隨著光束、光環,許多禪修士的色身會分解消融,只留下他們的頭髮和指(趾)甲。這被稱為證得虹身或虹光身,因為在色身分解過程中出現虹光並且證得了報身之智慧光蘊身。

通過寧體法門中脫噶(頓超)的修習,大禪修士們也可證得佛果。在命終時,許多人將色身轉變為只有證悟者才能見到的光蘊身,並可隨自己的意願住於其中任意長的時間。這被稱為大遷轉虹身。

除了大圓滿《十七續》以外,寧體法門包括許多由掘藏大師發掘的其他密續和法門,譬如:由傑尊發掘的《傑尊寧體》(後由蔣揚欽哲旺波再發掘)、由貝瑪勒遮扎發掘的《空行寧體》、由第三世噶瑪巴.自生金剛發掘的《噶瑪寧體》、由袞炯林巴發掘的貝若扎那系的《多森寧體》、由吉美林巴發掘的《龍欽心髓》、由秋舉林巴發掘的《貝若寧體》以及由蔣揚欽哲旺波發掘的《扎松沃色寧體》等等。寧瑪派中還有其他許多法類,雖然沒有被標明為“寧體”但實質上是寧體法門,例如:由多傑扎.仁增果登發掘的《貢巴桑塔(密意通徹)》、由龍薩寧波發掘的《多傑寧波(金剛藏)》、由南秋彌舉多傑發掘的《桑吉拉強(掌中佛)》等。

在這些寧體法門中,由毗瑪拉米扎(即布瑪莫扎,又譯為無垢友)傳入西藏的《毗瑪寧體》以及由蓮花生大士傳入的《空行寧體》,後來通過龍欽饒絳巴(無垢光尊者1308-1363)的開顯和著作加以弘揚,它們是最甚深微妙的寧體法門。

所有寧體法門中有四個著名的寧體得到廣泛修學,它們被稱為《二母》與《二子》寧體。

二母寧體是毗瑪拉米扎傳入西藏的《毗瑪寧體》和蓮花生大士傳入西藏的《空行寧體》;(通稱寧體)

二子寧體是龍欽繞絳巴著作的關於二母寧體的註解:關於《毗瑪寧體》的註解《上師心滴》、關於《空行寧體》的註解《空行心滴》,以及關於二母寧體合一的註解《匝摩仰提》。(通稱仰提)

而最近幾世紀以來,包含了早期寧體法門精要的《龍欽心髓》,成為藏地修學最受歡迎和最具加持力的寧體法門。

十八世紀時,吉美林巴(1730-1798)以掘出伏藏的方式開啟了《龍欽心髓》以及相關的寧體根本續,如此將寧體法門推向受歡迎的最高峰。如今,《毗瑪寧體》和《空行寧體》被稱為早期寧體,而《龍欽心髓》則被稱為晚期寧體。

在吉美林巴的弟子中,依據法界空行母的授記,被封為法主的持教心子就是多竹千法王。正是由於歷世多竹千法王(又譯為:多智欽)不斷地弘法,才有瞭如今龍欽心髓廣大的傳承。龍欽心髓不隸屬於寧瑪巴六大寺系,而是獨立的大圓滿心髓傳承,其根本道場正是聞名遐邇的多竹千寺。多竹千寺的建寺地址由吉美林巴親自授記,具有與桑耶寺等同的加持力。以多竹千寺為母寺,心髓傳承現有37個分寺遍布康藏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