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吉祥桑耶寺宇內 翻譯抉擇聖教法】

    其後,國王赤松德讚又從桑嘎拉國迎請大智者阿闍黎達納西納,從漢地迎請大智者阿闍黎嘎瑪拉西拉,隨同薩霍國阿闍黎菩提薩埵,卡切國阿闍黎布瑪拉莫紮,鄔金國阿闍黎蓮花生等五位大聖哲,偕同翻譯家嘎瓦•華紮、覺若•雷易加參、納朗•益西戴、瑪•仁欽確、涅•加納格瑪熱及諸位譯師助理,並丹瑪•翟芒、努•南卡釀波、瓦•阿雜熱益西揚、古奔耶敬、洛格瓊等。如是迎請了眾多大班智達、大翻譯家後,國王即請求講法。

    因為大阿闍黎蓮花生非是胎生,從蓮花中降生,自在懷攝叁界有情,具足勝伏叁有之力,印度及鄔金之所有鬼神奉獻命藏,尤其將藏域所有鬼神、夜叉皆系縛於誓言,特別鎮伏桑耶寺地基故,所以應安坐叁層獅子座。

    阿闍黎布瑪莫紮為五百位班智達之上首智者,能將諸佛法結合藏語而傳講,精通外內密咒教誨及經律論諸法,獲證不忘陀羅尼,不昧而遍知一切法,因此安坐兩層獅子座。

    阿闍黎菩提薩埵,叁學珍寶而莊嚴,不昧而遍知一切法,尤其亦是最初無上供養處,所以坐上具叁層方墊之獅子座。

    阿闍黎達納西納與嘎瑪拉西拉亦是眾多智者功德之莊嚴,各自安坐獅子座。

    大譯師貝若紮那,最初派往印度求法,用幻變之金粉蒙混守關者,神行者未能捉持,藏拉遮則被守關者殺死,而貝若紮那卻施幻術令黃金消失。其後,無有神行者及守關者之糾纏,因此恩德極大。貝若紮那知曉二十一種語言,較其他譯師尤為超勝,流放甲姆察瓦榮後,雖被拋進蝨子洞而未曾死亡,乃為住地菩薩故,所以安坐於獅子座。其他諸位譯師則坐在絲綢方墊子上,然後,國王向諸班智達及翻譯家們各各獻上黃金曼紮,並呈上漢地清茶、尼泊爾的果拉食品、藏地的青稞酒、印度的米酒等種種受用品,以及眾多世間供品,作了頂禮轉繞後請求道:

“唉瑪吙!
鄔金阿闍黎尊蓮花生,
薩霍闍黎菩提薩埵尊,
卡切闍黎布瑪莫紮尊,
桑嘎闍黎達納西納尊,
漢地闍黎嘎瑪西拉尊,
大譯師尊貝若紮那等,
頂上供處聖哲洛班眾!
我自詡為護法國王是,
印度鄔金殊勝聖教法,
經典論部續教竅訣等,
一亦無餘請譯成藏文。
祈請轉動殊勝妙法輪,
祈請點燃殊勝正法燈,
祈請普降殊妙大法雨,
祈請吹起殊勝正法螺,
祈請敲起殊勝妙法楗!”

    接著,將諸班智達、翻譯家們迎請到阿雅巴羅洲後,在菩提洲內發起勝心,在沐浴洲沐浴,在彌勒洲作授記,在禪定洲建立禪院,在翻譯洲翻譯,在種種洲講說諸乘教法。

    於十叁年間,建立了寺宇,並將印度語、薩霍語、卡切語、桑嘎拉語、漢語等佛教典籍,譯成藏文後,並作傳講。

    彼亦,由阿闍黎加納目紮、達納西拉、嘎瑪拉西拉以及譯師嘎瓦•華紮、覺若•雷易加參、納朗•益西戴,翻譯了諸經部。有:《寶積經》、《大方廣佛經》、《大中小般若經》等。

    由菩提薩埵、諸位譯師助理及丹瑪•翟芒等翻譯了經律論叁藏的所有經論。

    由阿闍黎嘎瑪拉西拉與瑪•仁欽確二位翻譯了《諸佛菩薩名號經》等眾多漢地所譯的經部。

    由阿闍黎布瑪拉莫紮及譯師涅•加納格瑪熱兩位翻譯了諸多內外密咒法。

    由阿闍黎蓮花生、譯師南卡釀波及貝若紮那叁位翻譯了《眾多密咒修法》、《八教續》,尤其貝若紮那勸請大阿闍黎蓮花生作了許多《密咒問答錄》。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於吉祥桑耶寺中,翻譯抉擇佛法之第十七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迎請布瑪莫扎尊 流放貝若而生悔】

    其次,國王心想:“必須使正法猶如太陽升起般,於藏域作弘揚。傳聞印度五百班智達中,住有大智者阿闍黎布瑪拉莫扎,應當迎請他來!”
阿闍黎布瑪莫扎亦是大悲觀世音之化身。

    據說在印度,國王達瑪阿肅嘎之公主達瑪波德,美艷異常,猶如天女。她在花園內寢眠時夢到:有一位非常美麗之白人,將寶瓶中滿溢的甘露傾入她頭頂,從梵穴中降下後,彼身充滿大樂。夢後,身體無有不適,二十一日後生下一嬰兒。自言無父之子,甚為羞恥,即帶至外面,丟到沙堆中。她又一看,見嬰兒雙目亮燦燦地凝望她,遂生起了悲湣之心,將其抱回撫養起來。日復一日,月復一月,此童子成長比別人快。

五歲那年,便去那爛陀寺,於諸班智達前學習五明。復次,又學習三藏,尤其精通一切續部。後來,在阿闍黎西日僧哈前出家,取法名為布瑪拉莫扎。其後,成為一位殊勝之大智者,做了國王達瑪匝扎之大供養處,偕俱五百位班智達,住在戒香寺院。

其後,國王赤松德贊就派遣譯師嘎瓦·華札、覺若·雷易加參、瑪·仁欽確三位帶上三升金粉後,說道:“到印度戒香寺去,對護法國王達瑪匝札獻上黃金。對我國之回禮,即請他派一位精通外內所有教法之班智達。望汝等三位譯師能夠請來。”

隨後,三位譯師來到印度,向布札瑪西拉國王獻上黃金,請求道:“藏域國王赤松德贊言,汝是護法國王故,對他之回禮,須派一位精通所有外內諸法之班智達。”國王達瑪匝札說:“那須等到明日早晨用餐時,我之無上供養處五百班智達聚集後,向他們請示一下。”

翌晨,用餐時,國王迎接五百大班智達後,各各獻上金曼扎,請求道:“藏地護法國王說,‘我捎送黃金禮品後,請派一位精通所有內外諸法之班智達。’哪位尊者願意駕臨一趟?”五百班智達中,大智者阿闍黎布瑪拉莫扎坐在首席,左右兩側各安住二百五十位班智達。五百位班智達,各各都注視著布瑪拉莫扎尊者,而請求說;“實際上,您必須去一趟!”

尊者布瑪拉莫扎心想:“藏王對佛法信心雖大,然諸臣僚卻毀壞正法,傳聞大譯師貝若扎那亦被流放,我雖不清楚能否調伏,但不能遮止藏王之信心,亦不能違背印度國王旨意,所以務必去一趟。”於是,站起來即說了三次:“波德薩埵達騰。”

三位譯師遂生起了三種理解。嘎瓦·華札理解為:“依良弓之箭,士夫若搭射,箭能至靶前。”了知尊者要去。

瑪·仁欽確理解為:“依良繩之船,士夫若搖櫓,船亦能渡水。”亦了知尊者要去。
覺若·雷易加參理解為:“具勝功德人,於非自鄉處,身瓶隨何落,心水傾彼處。”同樣亦知尊者要去。

隨後,得到國王與諸班智達之教誨後,譯師們就迎請阿闍黎布瑪拉莫扎尊者,並執持寫有八個梵文字之四指長嘎巴拉,來到桑耶寺。

國王及臣民們做了歡迎。蒞臨桑耶寺後,迎請至庫薩欽穆處,阿闍黎未頂禮國王,亦未向聖像頂禮。

臣僚們請示道:“我們此寺院,先前亦迎請過許多班智達,現今亦復迎請,班智達汝對我們之國王不做頂禮,亦不頂禮神殿,此是何意?”

尊者道:“汝等王臣了知頂禮之義否?”

國王答道:“不明白頂禮之義。”

尊者說道:“我已作了與聖尊無別之頂禮,其義為不能頂禮聖尊像。是故,不頂禮聖像,亦不禮國王。”

言畢,國王心想:“那可能非內道,應該是位外道吧?”

國王心中這般思忖,尊者布瑪拉莫扎即刻了知,說道:“國王心裡不高興嗎?”說著,布瑪拉莫扎披上法衣,向國王之所依毗盧佛像作神變頂禮道:

“毗盧遮那色像天中天,
布瑪莫扎智慧尊作禮,
世俗幻化性中而頂禮。”

    作如是示現頂禮後,隨即,毗盧遮那佛像從頂髻至蓮座間都裂開了。國王心想:“肯定是外道。” 就板起面孔,沉下臉來。布瑪拉莫扎又問道:“國王不高興了嗎?”“不歡喜啦。” 尊者復作頂禮道:

“毗盧遮那智慧天中天,
布瑪莫扎色身之蘊聚,
具足五智慧義做灌頂。”

    說著,將手放在毗盧佛像頂上,聖像隨即變得比以前更完美,並放出無量光芒,先遍滿桑耶寺三頂,隨後,桑耶寺之所有聖像亦光芒遍照,悉皆做了開光。
接著,尊者說:“給國王頂禮。”言畢,即準備做頂禮。

    國王說:“您外顯比丘形相,內即獲證密咒成就之瑜伽士,請勿頂禮。”

    布瑪莫扎說:“您是藏地護法國王,無論如何亦要頂禮。”說著,作了頂禮,手中放光,燒焦了國王衣服。

    隨即,國王亦作了頂禮。然後,請阿闍黎布瑪莫扎坐上獅子寶座,鋪上九層軟墊,披上錦緞大氅,呈獻多種珍饈,並將三升金粉傾入銀瓶奉上。阿闍黎卻板著臉,什麼話亦不說。國王心想:“南尼泊爾具貪欲者,還未滿足吧。” 阿闍黎馬上知曉,說道:“國王您撩起前襟,將三升沙子倒入,稍持片刻。”國王抓持不住,前襟滑下,沙子全變成了黃金。阿闍黎說:“大國王,雖然我能將一切顯現為黃金,但為圓滿國王之所思,故暫時須持取黃金。”

    隨後,在桑耶寺頂層上砌建法座,請求尊者講法。阿闍黎心想:“以前貝若扎那亦宣說果乘法,但未能調伏,反倒被流放了,現在我應從因乘法開始次第傳講。”於是,即對王臣等宣講法相因乘。

    其時,國王派人到漢地取茶。中途商人們來至甲姆榮地方之宮殿。

    阿闍黎貝若扎那問彼等道:“汝等從何處來?”

    諸商人道:“我們從衛藏來,是國王派去取茶的。”

    “哦,國王貴體安康否?王法金軛嚴厲乎?法規綢結緊束乎?誰為無上供養處?翻譯何法?”

    彼等答道:“國王貴體亦佳,王法亦嚴,法規亦緊,供養處是從印度迎請來的布瑪莫扎尊者,在譯講法相因乘。”

    隨後,阿闍黎貝若扎那對弟子說道:“我譯講果乘大圓滿教法,卻被流放,現今始聽法相因乘,玉扎釀波您去一趟,給藏臣壞法者們來個幸災樂禍看看。”

    於是,玉扎釀波披上毛製品大氅,戴上三有繡顱帽,手持慧木寶劍,將前譯後譯大圓滿法,歸納書寫於兩張紙上,做成六點金剛,放入左右耳孔中,動身前往藏地。

    隨後,玉扎釀波來至桑耶寺,到布瑪拉莫扎正在給王臣們講因乘法之法場前去,身體赤裸,將慧木寶劍當馬騎,拍了拍臀部,邊跑邊說:“嘎嘎巴熱,嘎嘎巴熱。”布瑪莫扎來藏地後,因大臣們毀壞佛法故,他擔心觸犯王法,所以未曾露過笑容,而此次看見那個瑜伽士後,笑了笑說:“達騰達騰。”

    其後,國王將阿闍黎迎請到宮中,呈獻飲食後,請示道:“自從阿闍黎來藏域後,未曾有少許微笑,今日卻露出笑容,此是為何?”

    尊者道:“先前未曾笑過,那是因為藏臣們毀壞佛法,我不生歡喜。今天微笑,那是想到藏域能有這樣的瑜伽士,所以狠歡喜。”

    “那今天這位瑜伽士說‘嘎嘎巴熱,嘎嘎巴熱’,是什麼意思?”

    布瑪莫扎道:

“彼意為我們所說之法,
聲聞孩童之法不成佛,
烏鴉金剛步法不能至,
果乘金剛乘法不宣示,
宣講法相因乘為何理?”

    “那阿闍黎言‘達騰達騰’是何意?”

    “彼意乃為諸法猶如糖鹽,自性無別,乃為佛陀之密意,即是說諸法無別之意。”

    然後,國王問道:“應去問一下那位瑜伽士是誰?”即派人去尋找。

    再說,玉扎釀波離開後,向一賣酒婆買了塊粽瑪食品享用。彼賣酒婆問道:“您的阿闍黎是誰?傳什麼法?您叫什麼名字?”

    尊者道:

“我之闍黎貝若扎那尊,
我之名字玉扎釀波稱,
正法乃為無上大圓滿。”

    其後,此話傳至國王耳邊,國王道:“務必迎請他來講法。”

    於是,即把玉扎釀波請來,請他安住於珍寶大法座上,並奉上黃金曼扎,請他傳法。

    如是平等地聽法:王臣上午聽阿闍黎布瑪莫扎傳講,下午則聽玉扎釀波傳講大圓滿前譯五部及後譯十三部。

    藏臣們同時亦對流放貝若扎那尊者而深感後悔,於是,即派遣三位臣民帶上黃金巴札,到甲姆察瓦榮地方去迎請貝若扎那。其後,諸王臣等將尊者蓮足奉於頭頂,承侍為無上之供養處。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迎請阿闍黎布瑪拉莫扎尊者,對流放貝若扎那之事深感後悔之第十六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國王制定嚴法律 蓮師講諸前世事】

 

    其後,國王心想:“我欲將此藏域安置于正法中,因此派藏地具智慧者去印度,雖已得到稀有的佛法,但臣僚毀壞佛法且懷嫉妒故,使法未能流通,諸所派之求法者,亦被臣僚們加以刑罰流放去了。現今,當迎請精通內外法之印度班智達,並務必令藏地所有具智慧者或學翻譯、或出家、或修法,將藏地四翼所有人攝於教下,賜予教誡。”

    隨後,敕令道:“我乃護法國王,所以從現今起,要制訂法規。誰若能出家,誰若能學翻譯,誰若能修持,則將其腳下塵土撿起,做為頂戴供養境。”接著,國王即制訂了法規。

    而後,遍知過去、現在、未來三世之蓮花生大士以首席身份向國王及臣僚們重賜教誡,以意密語說道:

“君主護法國王尊,

制訂法律甚為善。

吾即上師蓮花生

了知三世身語意,

分別法性界中悟,

煩惱相續自寂滅,

執著鐵鎖自然解,

智慧悠然恒時現,

功德神通了知其,

未來何生現今知。

往昔如何如是知:

如我上師蓮花生

堪布菩提薩埵尊,

贊布赤松德贊王,

三人此生之前世:

瑪嘎達地方域,

生為門子三兄弟,

母乃貧母養雞人,

為母善根建佛塔,

名曰夏絨卡秀塔。

奉獻供品做祈禱,

冰雪寒冷之邊地,

願豎佛陀聖教法。

如是以彼發願故,

於彼生之下一世,

生羅刹子仙人子,

以及梵志子三人,

於彼先前之佛塔,

呈獻極大之供養,

如是各自做發願。

仙人之子發願為:

冰雪寒冷藏域中,

生為護法國王後,

願豎佛陀聖教法。

如是以彼願力故,

現今轉生為國王,

理應作為護法王。

婆羅門子發願為:

汝為護法國王時,

吾成智者班智達,

願持佛陀聖教法,

如是以彼發願力,

雖生薩霍而聚此,

理應出家做堪布。

如我羅刹子班瑪,

汝為護法國王時,

吾獲成就具大力,

願護佛陀聖教法,

如是以彼發願力,

雖生鄔金而聚此,

佛陀聖教吾守護。

 

印度瑪嘎達地方,

名曰仙人具德及,

劄瑪德女二人子,

阿薩瑪熱壽歿後,

生為藏域嶺主王,

於人所需及所欲,

諸等三藏之法部,

國王在位時出生。

印度格夏嘎地方,

娼妓劄瑪呢拉達

生為其子壽歿後,

即是赤桑亞拉臣。

達瑪西拉壽歿後,

即是甲哆熱莫臣。

達瑪劄甲壽歿後,

即是赤桑拉洛臣。

達瑪嘎亞壽歿後,

即是修波華桑臣。

達瑪色卡壽歿後,

即是哆耶真瓊臣。

達瑪目劄壽歿後,

即是達熱樂貢臣。

彼諸六位大臣僚,

共同發願願聚於,

冰雪寒冷邊地中,

以於印度之業緣,

現今受生於藏地,

成為國王之大臣,

國王本人在世時,

現即毀壞正法臣。

此等諸六位大臣,

在前一生之前生,

各各受生旁生軀。

前生受生為何者?

於此生亦有征相。

涅燃劄熱中部豬,

受生甲察拉郎臣,

先前曾經做豬形,

今亦鼻尖有黑痣。

于彼中土北方牛,

生為達熱樂貢臣,

先前曾為耕牛形,

今後頸部亦有痣。

於彼地方之母狗,

生為涅西鍾瓦雅拉臣,

先前涅西鍾瓦母狗形,

今額中央亦有痣。

於彼地方之大鳥,

現即哆耶真瓊臣,

先前生為鳥之形,

現今臍部有鳥毛。

為彼地方之惡狼,

現即甲哆熱莫臣,

先前曾為惡狼形,

現今額部似狼頭。

此諸旁生命歿後,

生為娼婦之六子,

發願會聚藏雪域,

現即生為國王臣,

諸臣若亦護政教,

將亦會遇善趣法,

不信正法生惡趣。

 

部納斯雅梵志子,

生為菩提薩埵尊,

出家做為大堪布,

具足眾多比丘眷。

 

翻譯園中之仙人,

比丘僧哈壽歿後,

生為比丘名華嚴

 

涅燃劄拉地中部,

娼妓釀波德耶及,

仙人格瑪熱雜子,

比丘甲沃釀波尊,

護持戒律壽歿後,

生為甲瓦確揚尊。

 

印度境內目劄地,

梵志哥納斯德及,

嘉波拉耶華姆子,

比丘則達壽歿後,

生為南卡釀波尊。

 

金剛座之娼妓女,

格瑪赫朵熱納及,

仙人加納波德子,

比丘降華壽歿後,

生為樂耶加燦尊。

 

嘎烏涅域德地子,

娼妓女兒納熱雅

從印度境壽歿後,

生為嘎瓦華劄尊。

 

甲璣東波郎青地,

龍姆壽命歿之後,

生為旃巴南卡尊。

 

仙人女兒共五尊,

從印度境壽歿後,

生為五位大比丘。

 

蓋單代潔二王子,

從印度境壽歿後,

益西揚章嘎尊。

 

施主嘎瓦兩女兒,

生為拉遮達瑪

 

察瓦榮之國王子,

比丘布納壽歿後,

生為貝若紮那尊。

 

我即上師蓮花生

往昔如何現今知。

國王自己在位時,

  法規頒佈極盛行。”

    言畢,國王所統轄之藏域四翼之所有君臣百姓十分隨喜。其後,國王如哈達打結般令束縛於法規,將出家僧眾作為頂上供養境,建立了出家大德之寺廟;對諸密咒師咐囑修法後,建立了密咒院;對諸眷屬開許隨學諸法行;對諸書寫讀誦善逝經教者,作為供養境;對諸具大智慧、口才好者,派往印度學翻譯;口語及語法等所有語類由堪布菩提薩埵教導;對諸俗人教授文字及占卜;由菩提薩埵作僧侶之親教師和規範師;由蓮花生大士負責所有密咒教法之灌頂加持等。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國王制訂法規之第十五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貝若紮那赴印度 求法返回被流放】

 

    一日,國王夢中顯現:吉祥金剛薩埵蒞臨虛空中,授記言:“在印度有因教示為果乘,顯現與解脫同時之妙法,謂大圓滿教誡。國王汝應派遣兩位藏地譯師去求取。”

    於是,國王即來至青普會供殿蓮花生大師面前,作請求後,阿闍黎說道:“極為適合,您令具大智慧之兩位臣民從菩提薩埵處出家,學習翻譯,我則指示神變教言,使途中無有中斷障礙。”

    國王說:“巴郭·黑朵之子——巴郭·貝若紮那,以及藏唐拉之子——藏拉遮二人,在藏域中,智慧最大。”

    隨後,國王鄭重地敕令二人,從菩提薩埵處出家,學習翻譯。阿闍黎蓮花生則指示了神變教言。然後,國王送給二人一升金粉,一個金曼紮,遣往印度迎請大圓滿教法。

    在中途,二位譯師怕守護關卡之官員奪走金粉,貝若紮那即顯現神變,將自之黃金變成粉末,將一升粉末變成金子,佈施給彼等,守關員非常歡喜地放行他倆到印度去。

    隨後,兩位譯師來到印度,問諸人道:“誰精通大圓滿教誡?”諸眾共同說道:“阿闍黎西日僧哈精通。”於是,他們來至阿闍黎西日僧哈前,獻上金粉、金巴劄後,請求道:“大阿闍黎尊者,印度大圓滿教誡法,乃一生能獲得佛位之教言,昔時已授記藏王作迎請,我們正是派來求法之人,請開許吧。”

    阿闍黎賜教言:“藏王具足信心,你們亦具足精進,因此,大圓滿教法將會宏揚到藏地,我自當傳講。然印度國王對法太嫉妒故,需要善巧方便。”

    隨後,引二人至九層圍房內,作了王權灌頂。接著,在三塊灶石上放置一塊大銅,阿闍黎坐在上面,身著布網,口吹銅號角後開始講法。

    共計傳講了二十五部續。

    於彼,最初為廣示心義根本與支分故,傳講了《大虛空廣博續》;

    心義難以通達須實修故,傳講了《大虛空廣博總滴續》;

    為指示心義解脫故,傳講了《大虛空解脫續》;

    為指示心義不變故,傳講了《仰底王續》;

    為指示心義攝於明點界故,傳講了《菩提心明點續》;

    為指示心義自然智慧故,傳講了《智慧明點續》;

    為指示心義廣大次第故,傳講了《竅訣寶鬘續》;

    心義非共同為諸眾而宣示故,傳講了《秘密海續》;

    為通達心義自證,徹底領悟故,傳講了《般若本智續》;

    心義普賢界中一切即一故,傳講了《法界清淨續》;

    心義極為殊勝,為對真如生信故,傳講了《精藏總滴續》;

    為指示心義根本,令無錯謬故,傳講了《大虛空思續》;

    為指示心義唯一明點故,傳講了《唯一密意續》;

    為於心義無錯謬而真實趨入故,傳講了《唯一禪定續》;

    為間接指示心義次第故,傳講了《禪定傳承經續》;

    心義于諸論必要宣示故,傳講了《吉祥燈續》;

    依灌頂次第而指示心義故,傳講了《大虛空灌頂關要續》;

    心義遠離言說而指示故,傳講了《智慧燈續》;

    心義猶如虛空無有自性故,傳講了《大虛空無文字頂尖續》;

    心義依一切有為法如何出生而作指示故,傳講了《大寶熾燃續》;

    指示心義一切有為法無有本體故,傳講了《寶燈續》;

    指示一切心密意自生故,傳講了《寶鬘續》;

    指示心義內界顯明故,傳講了《三界燈續》;

    指示心義決定真實故,傳講了《決定藏續》;

    指示心義無變故,傳講了《金剛極密續》;

    指示因地有情心義當下正覺故,傳講了《本來正覺續》。

    隨後,又傳講了十八大教,即:

    菩提心中出生一切故,傳講了《覺性杜鵑教》;

    映蔽一切近修故,傳講了《覺性大妙力教》;

    心義于法界中圓滿故,傳講了《正見大鵬教》;

    修義于法界中圓滿故,傳講了《熔石成金教》;

    修義臻究竟故,傳講了《不敗勝幢大虛空教》;

    心性於空性中覺醒故,傳講了《稀有智慧教》;

    指示修習方法故,傳講了《修習義成教》;

    指示心性自性法身故,傳講了《至尊殊勝教》;

    指示心性唯一明點故,傳講了《無生德拉嘎教》;

    心性無有生死、輪轉三界故,傳講了《命輪教》;

    指示心性中出生一切所欲功德故,傳講了《如意寶教》;

    一切分別心念安住法性中故,傳講了《珍寶普集教》;

    指示心性中圓滿一切乘,且出生于何者亦廣宣故,傳講了《大虛空王教》;

    指示心性於普賢界中安置,乃為一切之殊勝頂尖故,傳講了《頂生王教》;

    心之自性義遠離戲論而安住大樂體性故,傳講了《大樂浩瀚教》;

    心不被煩惱染汙,功德嚴綴故,傳講了《大樂點綴莊嚴教》;

    指示心界中普生涅槃故,傳講了《種種大藏教》;

    心義總持一切乘故,傳講了《總綱教》。

    其後,阿闍黎西日僧哈說道:“法已圓滿講畢,印度人對法大嫉妒故,中途將出現命障,會有危險,應當修神足通。”於是又傳講了神行教言。阿闍黎賜名為巴郭·貝若紮那。而藏拉遮則未修神足,急欲向國王請功故,即先走一步,結果被守關人殺死了。

    隨後,貝若紮那擔心守門人奪走法寶,將諸梵文法本於棕櫚樹葉上用“阿熱熱”寫成幻字後,即上路了。

    夜晚,金剛座所有鐵門亦發出自音聲,諸護財神召喚守門員說:“藏地僧人把法本帶走了,不要放行。”守門人等即關閉大門作守護。

    清晨,貝若紮那來至門前,昨晚尊者所有夢相極惡。

    彼守門人說道:“此藏地僧人帶了何物?”言畢,即剝光了尊者衣服,搜查後說道:“除兩函棕櫚樹葉外,無有其餘,棕櫚葉上空空無有現出文字,放行吧。”說完後,即放尊者走了。

    貝若紮那想:“我雖然成就神足通,但亦難擺脫守關人。”便與守關的長官格瑪熱交朋友,並施給他金粉,作了盟誓。隨後,守關長官疏散了眾多守關人員,送尊者過關後,便返回去了。

    其後,印度班智達們夢到:“印度的太陽,被一藏地僧人帶走後沉沒了,所有的花、樹亦枯萎了,所有的鳥聲也變得不悅耳動聽了。”金剛座之國王問班智達道:“此是何等報應?藏地僧人帶走法了嗎?”然後,派出神行者去追。

    神行者來至關口,詢問情況。守關長官說:“象藏族的僧人沒有經過,倒是有一邊地門子、無有頭髮者過去了,什麼亦未帶走。如果是的話,現在大概已到藏地去了。”神行者聽後,即返回去了。

    貝若紮那因成就神足通故,從金剛座經七日到達藏地。即刻來至國王面前告白:“國王所欲之法已得到,印度人於法太嫉妒故,藏族大臣們毀壞正法,國王要耳根淡泊,可能會出現讒言,請勿聽彼。”

    其後,金剛座的國王說:“現今未能追上藏地僧人,傳此法的阿闍黎是誰?要懲罰於他。”隨後,做了禳解、占卦、蔔算,結果不知是哪個阿闍黎。

    一個精通仙人緣起法的婆羅門老嫗說道:“我雖明見,然不合意,所以不能對國王講。”

    國王則說道:“沒有關係,請直說吧。”

    彼老嫗道:“三座山上出現一湖,其中有一塊雜色地,一位全身長滿眼睛,紅色嘴唇一尋長之人正在講法,如是所見,一切皆不稱心故。”

    聽後,國王說:“須派神行者到藏地去宣揚惡事。”於是,派了兩位神行者去。

    事後,在貝若紮那尊者正於沃摘地方給王臣們講經之現場,突然出現了兩個印度阿雜熱,宣揚道:“此藏僧從印度得不到法,便帶了許多外道惡咒,要做敗壞之事,是個外道,應該殺死。”言畢,即遁走了。

    隨後,諸大臣說道:“此事若真實,會敗壞藏邦,必須施以水刑。”國王道:“非為如此,是印度人嫉妒法故。”但諸大臣不從,國王只好捉來一個邊地乞丐,給其穿上貝若紮那的衣服,並戴上帽子,裝入銅盒,釘上釘子,送至河邊,拋入水中。而貝若紮那則進入央宗宮殿內柱子旁所掘出之洞穴內。

    于午夜時,國王即呈上食品,然後聽法。在圓滿講畢稀有十八心部前五十章時,被一位內臣及才邦薩瑪鑒王妃察覺後,即於外面宣揚。

    隨即所有大臣集聚後,說道:“國王之心犯大錯誤,將祖父庫藏之所有金銀塗上泥巴,說是建經堂、修佛法,卻將邊地人捉住後送入水中,把敗壞藏邦之惡咒師藏在洞裏,什麼亦聽,應懲罰他,請放出門來。對他若不懲罰,則壞王法。”

    國王聽後,心裏非常不悅意,即對貝若紮那說:“阿闍黎,該怎麼辦呢?”

    阿闍黎貝若紮那說:“國王,我往昔亦曾在甲姆察瓦榮地方,生為國王拉耶及王妃華姆二人之子,現今還有業緣,是所化對境,就把我放逐至彼處吧。

    國王諦聽,在印度諸班智達中尚有智者布瑪拉莫紮尊者,當迎請他來,建立講經堂。彼時,派人研修我的一些法,諸臣對法生信後,我與國王將會重逢。”

    最後,國王不能自主,被臣僚們所轉,將貝若紮那尊者流放到甲姆察瓦榮地方。

    其後,貝若紮那來到北雅拉賽沃山前,上視衛藏,猶如天亮時太陽升起;下視康藏,猶如日輪沉沒,天黑濛濛的。尊者見此情形,就淌下了眼淚,不由自主地來到甲姆察瓦榮處,安住在山上。結果,所有藏地之鳥類聚集而來,于阿闍黎上空旋繞。

    察瓦榮諸人不太生信,跑去觀看。見後,說是從衛藏來的監察者,即將尊者扔進蝨子洞,隨後,又扔進了青蛙洞,但亦未能傷害尊者。

    請上來後並詢問了情況。貝若紮那尊者說:“我是藏王臣派去印度求法,後來因印度人嫉法,而謗為惡咒故,即被王臣等流放到此地。我前世亦在此地出生,是先王拉耶及王妃華姆之子,即是布林納比丘。”言畢,人們亦相信了,都說能夠回憶前生後世甚為希奇,就做了頂禮懺悔,將尊者雙足置於頭頂並恭敬承侍。

    其後,貝若紮那心想:“於此甲姆察瓦榮處,應弘揚大圓滿教法。”

於是,就來到眾多放牧黃牛之孩童前,教孩童們念:金剛薩埵大薩埵(多傑森華森華欽)。結果,大都不會,卻說成堵賽堵賽。

    其中,有兩童子說了多傑森華森華森華欽,即是旺孜玉旺孜樂。阿闍黎貝若紮那,隨即攝受了二童子。晚上,將二孩童放置于左右腋邊,教授他們總義教法;白日,教學經典。最終,他倆了知並領悟了所有大圓滿教法。即時,在甲姆察瓦榮一帶,將正法猶如日輪升起般做了弘傳。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巴郭·貝若紮那赴印度求法,後被流放于察瓦榮地方之第十四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五比丘印度求法 南卡釀波獲成就】

  

    其後,阿闍黎蓮師心想:“為使藏王諸臣對吾此教法生信,應派人去印度求法。”於是對國王說:“大國王,為令藏王君臣等於我教法起信,以及斷除汝等戲論故,有密咒金剛乘教法,一生能獲得大手印殊勝成就之教言,汝當派人向印度諸聖哲求取。總之,于此藏域若未出現一些獲得成就者,後人難以生信。”

    言畢,國王亦思維一番後,令五位藏人在阿闍黎菩提薩埵處出家。

彼等即:努·南卡釀波遮·格愛巴夏郎·華吉桑蓋熱林·桑哈熱雜遮·甲維羅珠

    並宣佈彼五僧人腳下之塵土石子撿起後,當恭敬作為頂上供養境。此五人學習了所有印藏語言翻譯後,國王各自奉上一升金粉,遣往印度尋求密咒教法。

    隨後,五位譯師歷盡艱辛到達印度。于東方嘎嗎熱巴處遇到一位婦人,問她道:“現今在印度於密咒教法獲得成就者,如何稱謂?”彼婦人道:“在金岩大鵬園,住有阿闍黎吽嘎熱。”

    於是,五位譯師即來至吽嘎熱大師處。先佈施金子給侍者索洽德瓦,對他說:“我等是藏王派來向阿闍黎求法的,所以你要幫忙帶我們去謁見。”侍者則說:“阿闍黎正在九層圍房內安住意密,我不敢進謁,可帶你們去裏面。隨後,您們即強行去阿闍黎前,獻上黃金,請求開許並傳法。”言畢,侍者開啟九層圍房之門。

    五位藏僧即徑直去阿闍黎前,頂禮並奉上黃金,請求道:“大阿闍黎尊者,我等為藏地護法國王派來尋求即生獲得大手印殊勝成就之法,請大師開許傳法,若不能獲取,我等會遭王法制裁,望阿闍黎大悲攝受。”阿闍黎聽後,說道:“藏王真是菩薩種姓,精勤心念正法,非常稀有啊!汝等亦不顧生命危險,歷盡艱辛而來與我相會,是具緣者。現在必須先作灌頂。”接著,又說道:“若未灌頂不能宣講密法亦不能修持。”

    隨後,開設了半月形六十八座壇城,作了灌頂,六十八飲血聖尊顯現了聖相。

    接著,又依次開設了半月形五十八座壇城、半月形九壇城、半月形單壇城、三層半月形三壇城,聖尊亦示現了聖容。

    複又開設三種藥修壇城,即:八瓣蓮花顆粒修法、八幅輪粉末修法、半月形九壇城聖物濕合修法。於彼三壇城作了甘露藥灌頂後,聖尊示現了聖相。

    隨後,于吉祥真實物長壽修法,空界母巴嘎長壽修法,秘密真實界長壽修法三壇城中修持長壽後,作了無死長壽灌頂。于本來清淨法性菩提心修法、空界清淨雙運菩提心修法、大悲清淨降伏菩提心修法三壇城中,作了密咒行為灌頂。

    阿闍黎宣講了彼諸實修教言,作了真實本尊之單獨修法後,說道:“現今汝等應專心修持一年,等出現瑞兆後,再返回藏地。”

    隨後,五位藏僧作了一番商議,郎·華吉桑蓋領會地說:“阿闍黎是擔心法弘至藏域,印度人對法太嫉妒故,住於此處我等有失去生命之危險。”努·南卡釀波則說:“母親不會給孩子喂毒,阿闍黎不會傳顛倒法故,縱傳若違背教誡,亦要墮入地獄,所以我不走。汝等若走即請便罷。”

    其後,彼等四人準備上路。阿闍黎則加持了一把紫檀木普巴後,送給郎·華吉桑蓋說道:“此普巴行路時持在手中,睡眠時放在枕邊,將來出現魔障會有危險。”

    隨後,一行人即返藏域,中途,在尼泊爾一湖岸邊休息時,郎·華吉桑蓋將紫檀木普巴放置枕上,而遮·格愛巴夏卻把普巴拿去並放在自己枕上。結果,因不信阿闍黎教誡之罪過故,彼湖中有一持泥黑龍魔,變成一條黑蛇,咬破了郎·華吉桑蓋之靜脈細血管,他即刻死去了。

    隨後,三位比丘來至國王面前。獻上法後,敍述了彼二人之情況,但國王不生信,諸惡毒大臣對法非常嫉妒,說道:“派遣五人至印度,丟掉了兩位,汝等三人亦要放逐。”結果,遮·甲維羅珠被流放於香脫約爾納波處,遮·格愛巴夏被流放於象雄地區,熱林·桑哈熱雜被流放于多康下部。

    且說在印度,阿闍黎吽嘎熱依《央達成就根本續》,撰著了《大疏燈》後,對努·南卡釀波作了傳講,把猶如空腹中心臟般之《央達教體》賜予他後,努·南卡釀波即在金岩大鵬園修持了一年。現見了大吉祥佛父母尊顏,獲得共同殊勝之悉地後,阿闍黎道:“現今請返回藏域去。”

    於是,尊者即以神變來至藏地,到達國王面前,說道:“國王所希欲之法,即所謂‘大吉祥真實尊成就法’,於因地有情成就果位佛陀,如是之法即此也。

真實成就唯一性,

佛陀大樂普攝集,

甚深瑜伽圓三身,

  空行幻化樂勝樂。”

    言畢,用白銀小刀將自己胸膛剖開,顯現了上腔四十二寂靜本尊,下腔五十八飲血本尊之尊顏。國王遂對一切言詞、義理、聖尊、阿闍黎生起定解,立刻五體投地,而作頂禮。隨後,將其奉為無上供養境,又立刻聽受了“大吉祥真實尊成就法”。

    結果,諸大臣非常嫉妒,說道:“國王不應將平民作為阿闍黎,此有損王法,不合禮節。”最終,南卡釀波被放逐到洛劄卡曲地方。尊者即在西方甲帕劄地方精進修持,出現了如燈火自燃、身影印在岩石上、普巴插入崖中、騎在日光上行走等修行驗相。

    其後,有一段時間,國王生病,如何做服侍亦無好轉,禳解、占筮如何作亦無濟於事。最後,占卜者言:“其餘如何亦無用,倘若迎請比丘南卡釀波,則有益處。”

    於是,國王即派遣二位大使到洛劄卡切地方去。彼等到了尊者面前,作祈請後,南卡釀波道:“汝二人先去,我隨後即至。”言畢,二大使即先返去,還未到達前,阿闍黎即以神變先至。

   隨後,祈問尊者,服侍國王身體需何種物品時,尊者道:“其餘何等亦不需,僅要一點國王自己適量之受用品,與飲料一併獻上。”

   然後,阿闍黎南卡釀波將諸食物做會供後,當國王享用此食物三分之一時,一內臣詢問病情,國王說:“感覺出現了一位白色婦人,打了我一耳光,病情好了一點。”國王放逐阿闍黎之罪,毀壞身誓言,則得以酬補也。

    然後,享用三分之二食物,一內臣複問病情,國王說:“感覺出現了一位紫色婦人,打了我一耳光,病情更好一些。”毀壞語誓言之罪過,則得以酬補也。

    隨即,享用剩餘所有食物,一內臣又詢問病情,國王說:“感覺出現了一位黑色婦人,打了我一耳光,病已完全痊癒了。”毀壞意誓言之罪過,則得以酬補也。

    隨後,諸大臣道:“此為國王與阿闍黎南卡釀波欲會和之徵兆。”欲加以懲罰,即對尊者說道:“在太陽快落山時,請僧人汝為國王理髮,在太陽未落山前完成,否則,即加以懲罰。”

    南卡釀波聽後,即在日影結界處,插下紫檀木普巴,並把國王頭髮理好。太陽於半日內被控制,未曾移動。後來,尊者說:“現在,把家畜們,放回去吧。”言畢,拔出日影交界處之普巴,太陽便紅彤彤、圓滾滾地穿行而去,致使諸大臣非常恐懼,說道:“此僧人具足神變,會對我們施放咒力,必須殺死。等國王與阿闍黎二人出來散步時,等候一旁,伺機動手。”其後,諸奸臣等候在他們二位到來之處。

    結果,南卡釀波知曉後,即猛厲念誦“吽!吽!”,從虛空中降下霹靂,把霹靂在期克印指尖上旋繞,致使諸大臣有的悶絕,有的僵硬。國王自己亦非常恐懼,阿闍黎即問道:“國王您恐怖了嗎?”國王驚慌地說道:“可怕,太可怕了!較天鐵之聲音,僧人吽聲更甚怖畏,此等黑臣這次可以滿意了。”隨後,比丘南卡釀波飛向空中,往洛劄卡切地方去了。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五位藏僧赴印度求法,阿闍黎南卡釀波獲得成就之第十三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兩位上師兩譯師 翻譯抉擇密咒教】

 

     隨後,蓮花生大士菩提薩埵阿闍黎兩位尊者,想去印度地方,對國王說道:

“生於衛藏贊布赤松德贊王,

來自薩霍堪布菩提薩埵尊,

來自鄔金國蓮花生三尊!

往昔生世之時中,

瑪嘎達國之地方,

生為門子三兄弟,

砌建供塔作發願,

各個生世中成熟。

菩提薩埵生梵志,

贊布生為仙人種,

我則生為茶門子,

三人聚會一時間。

於彼先前之供塔,

呈獻廣大之供奉,

各自如是作發願。

仙人之子發願為:

願我此生之後世,

冰封雪凍藏域中,

生為護法國王尊,

樹立佛陀聖教法,

彼語如是發願故,

現今生為護法王。

婆羅門子發願為:

我成智者班智達,

精通五明之學處,

樹立佛陀聖教法,

發願作為阿闍黎,

現今菩提薩埵是。

茶門之子發願為:

我成持咒威力者,

願護佛陀聖教法,

彼語如是發願故,

成辦國王之所思。

以發願之猛力故,

薩霍鄔金藏雪域,

各個受生然于藏,

福田施主成師徒。

國王心誓桑耶寺

虎年奠基馬年成,

抉擇建修五年圓,

息障桑耶任運成,

國王所思亦圓滿。

堪布菩提薩埵尊,

及與鄔金蓮師我,

 請求回到印度去。”

    大師言畢,國王將銀勺各各放滿一升金粉,並及眾多世間供品呈獻後,頂禮轉繞,痛哭流涕,請求道:

“唉瑪吙!

兩阿闍黎聽我言,

前世依然作發願,

于印度國受生後,

各各立下誓願故,

二阿闍黎受生於,

正法之地印度國,

我則紅臉藏域中,

業力所感生為王。

福德不少黎民君,

馬年于紅岩宮中,

投生金城公主身,

十三歲時父王薨,

二十歲時生善心,

虎年廿一擬奠基。

闍黎菩提薩埵尊,

雖於地基做加持,

因魔障故不得成,

言若迎請蓮花生

國王所思當成辦。

菩提薩埵授記同,

往昔發願強權臨,

虎年奠基馬年成,

先前恩德固然大,

化身胎生二大士,

我若還未圓寂間,

兩大闍黎勿出走,

  改變心意請賜教。”

    國王言後,兩位阿闍黎相互商討。蓮花生大士道:

“我等兄弟三人等,

今生前世再前世,

具有三生之關係,

  應給國王以臉面。”

    菩提薩埵聽後,說道:“甚善,當如是做。”於是,大師對國王道:

“我等師尊三個人,

以三生之發願力,

宿緣成熟聚藏域,

先前已令贊布喜,

  現亦不願違情面。”

    言畢,國王亦十分歡喜。其後,國王祈請兩位阿闍黎講法,請蓮師坐黃金法座,請菩提薩埵坐白銀法座,國王自己坐在右下側第一席。左席請覺若·雷易加參和嘎瓦·華紮二译师坐在嘎則法座上,各各將具足玉石堆聚成須彌四洲之一肘高黃金曼紮,獻給兩位阿闍黎,亦將珍寶曼紮獻給二位譯師。

    然後祈請講法:

“唉瑪吙!

降生聖域印度國,

成為賢聖班智達,

獲得殊妙聖正法,

兩大阿闍黎尊者,

密宗顯宗一切法,

無餘滿願祈宣講。

兩大譯師請翻譯,

黑暗籠罩藏域中,

祈請點燃正法燈,

煩惱障火所焚燒,

 祈請普降正法雨。”

    如是祈請後,兩位阿闍黎說道:“唉瑪吙!大國王,藏人無有很大信心,諸大臣對正法心懷惡意,請惡魔作障礙故,無障之緣起應作建立,國王當制訂法規。”

    隨後,從羊年至猴年之間,蓮花生上師與覺若·雷易加參二位尊者,翻譯了十八種內密咒續部。  

    為令最初修習密咒不出障礙故,翻譯了《具威力熾燃界續》;

    我執乃為輪回之因,為於法性中降伏輪回故,蘊聚應修為聖尊壇城,翻譯了《殊勝寂靜聖尊續》;

    降伏魔鬼、外道、羅刹傲慢者故,翻譯了《身修法·劫火熾燃續》、《語修法·大自在攝集續》、《意修法·忿怒本劄熱嘎續》、《功德修法·天母無歧途續》、《事業修法·持明成就續》、《明咒總修法·吉祥飲血攝集續》、文殊身續《黑色月密續》、蓮花語續《勝馬游舞續》、真實意續《飲血嘎波續》及《超出世間經》、甘露功德續《大小甘露游舞續》及《八函教》、金剛橛事業續《波朵達瑪十萬部》、召遣瑪姆續《十萬德嘎續教》及《六修部續教》;

    事業酬補及設施莊嚴故,翻譯了《千知莊嚴續》;

    宣示如何行持事業海故,翻譯了《嘎瑪瑪勒事業續》;

    為圓滿資糧故,翻譯了《大小會供續》;

    供養加持無盡藏故,翻譯了《虛空藏加持續》;

    清淨降伏故,翻譯了《大力普皆降伏續》;

    清淨雙運故,翻譯了《明點大樂界續》;

    行持忿怒禁行故,翻譯了《大象極渡續》;

    為了吉祥而燒施故,翻譯了《火神游舞續》;

    朵瑪為一切事業之前行故,翻譯了《大小朵瑪教續》;

    為護持外眷屬享用余供託付事業故,翻譯了《吉祥熾燃怒母續》;

    壓制逼迫怨魔故,翻譯了《降伏十惡續》。

    彼等諸續,為瑪哈約嘎續部。

    阿努約嘎續部共有四經,攝共五種。即:《普集覺性經》、《智慧猛電雷輪經》、《屍林杜鵑遊舞經》、《大心教經》以及《一切佛陀密意總攝經》,此為攝集一切教誡之總義。

    六秘密部即:身續《佛陀等合續》、語續《月密明點續》、意續《密集續》、功德續《大日如來幻化網續》、事業續《嘎瑪瑪勒續》、後續攝義《金剛四座續》。

    幻化八部即:宣示自現心與智慧《秘密藏續》、宣示圓滿事業《四十幻化續》、現前灌頂《幻化上師續》、具足誓言之竅訣《幻化頌支》、攝義指示《八幻化續》、顯現遊舞《幻化天母續》。

    彼等未圓滿而增補:《八十幻化續》、宣說勝義智慧《文殊幻化續》。

    彼等為密咒內續部,由蓮花生上師與覺若·雷易加參譯師二位尊者翻譯,梵文原本放在印度吉祥那爛陀寺經堂內, 蓮花生上師運用神變取之,於印度無存,現今存于吉祥桑耶寺庫藏內。

    阿闍黎菩提薩埵嘎瓦·華紮譯師翻譯了密咒外續。

    彼亦,事部法總續有:

    一切明咒總說《枳雅妙臂續》;

    一切明咒灌頂《金剛手灌頂續》;

    一切明咒顯明《勝覺續》;

    一切明咒攝義《色德嘎熱善成續》;

    一切明咒事業《尊勝三界續》;

    一切明咒密意宣示《禪定後續》。共有六種。

    事續分支為三部怙主類。其中:

    觀世音類有:《蓮花冠根本續》、《蓮花積密咒續》、《甚深密咒儀軌續》、《如意寶轉輪續》、《阿姆嘎巴夏》(即《不空絹索續》)及《大小寶篋莊嚴續》等。

    妙吉祥類有:《文殊智慧薩埵無垢續》、《文殊智慧銳利續》、《妙殊斷網續》、《佛說文殊真實名經贊續》等。

    金剛手類有:《金剛手灌頂續》、《金剛空間續》、《金剛地下續》、《調伏部眾續》、《金剛棒續》、《金剛樂怒續》、《金剛銳利續》、《金剛秘教續》、《金剛火山續》等。

    複次,又翻譯了《五部陀羅尼》、《三百六十陀羅尼》等;

    行續四續即:《大日如來現前菩提續》、《熾燃火焰焚燒煩惱續》、《金剛手灌頂續》、《無分別密意續》。

    瑜伽續中大論三百函未譯,翻譯了四大瑜伽續部即:《目拉丹劄根本續·達塔桑嘎哈》、《部卡嘎熱金剛經續》、《西日巴熱瑪德·勝祥第一續》、《薩瓦薩曼劄·攝分別續》。

    彼等為密咒外續部,由阿闍黎菩提薩埵嘎瓦·華紮譯師二位尊者翻譯,現今梵文原本存放在桑耶寺庫藏中。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

兩位阿闍黎與二譯師翻譯抉擇密咒法第十二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蓮師藏王建桑耶 加持開光瑞象生】

 

    其後,阿闍黎蓮花生將藏地廿一士夫及住于片石山、雪山、岩山之廿一瑪姆、十二堅牢母、廿一男女夜叉等所有大力者系縛於誓言;于諸星曜等無有作攝受。將山石安放於山,川石安放於川。

    隨後,準備給神殿鋪基石,國王自已設計做成三層頂須彌山式樣,周匝做成七金山式樣,雅夏上下兩處做成日月形,四洲八小洲,洲與洲之間做成依附式樣。

    殊勝之三洲,由頗炯薩甲姆樽王妃建修金殿洲才邦薩瑪鑒王妃建修三界銅殿洲卓薩香切曼王妃建修善增粉洲
於四洲及八小洲,建修文殊洲阿雅巴羅洲慈氏洲手金剛洲無量光佛洲沐浴殿洲禪定洲翻譯洲貝嘎洲降魔咒洲種種洲菩提洲共十二洲。

    於四隅建四大塔,四方建四怙主殿,四門立四大石碑,其上置四大銅狗,外匝鐵圍山旋繞。

    如是做奠基後,蓮花生大士即安住意密,令非天、羅叉八部幫助砌建。將安放於山之石塊,推倒滾下,白晝人工修砌,夜晚天神羅叉砌建,彼之所修更高。

    隨後,阿闍黎於意密中想:“我是否已令非天、羅叉、八部之身語意三門守持誓言呢?”想畢,即安住意密觀察:非天羅刹八部之身語意三門已守持誓言,能成辦任何教敕;龍之身誓言守持後,能砌建桑耶寺,語誓言守持後,能聽命于阿闍黎,意誓言無有持守,會作種種損害。如此觀察後,蓮師即安住降龍等持中。

    其次,說建築師瑪哈雅那及霍爾族雅劄嘎瑪等人已砌建完畢。而漢地木工師郎贊,尼泊爾瓦瑟等人則把小斧頭繞於頭頂上,說道:“大國王,木材已經用盡了。”國王聽後非常擔憂,心想:“此等木材許,從何處尋找呢?”心裏一直惦記此事。

    色普垂柳林之龍王即對國王作障礙,化成一白人白馬來至國王前,說道:“君主,桑耶寺任何所需木料我來奉獻,但是要請阿闍黎解除意密。”國王心想:“此是悉地。”  

    即答應後發誓言:“請阿闍黎解除意密。”                     

      隨後,國王去青普栽葛蓋俄,至蓮師前,請求阿闍黎解除意密。蓮師不允。國王說道:“無論如何請解除意密,我已獲大悉地。”阿闍黎解除意密後,國王即述說以前之情況。蓮師道:“寺廟之木料會自然來,我已令非天、羅刹、八部之身語意三門守持於誓言。龍之意誓言尚未守持故,想系縛於誓言,因為到五百末世時,龍王將主宰一切土地,十八種麻風病會傳播開來,鎮肢寺及所有人之房宅,龍將進去毀壞,地上地下全部被龍主宰。”國王聽畢,即返回了。龍王則將所奉獻之木料順江河送來,擱淺于桑耶地方之沼澤地上。

    如是,國王于虎年廿一歲奠基寺廟後,開始砌建,于馬年竣工。

    整個大殿具三層頂:

    上層因佛法來源於印度故,建成印度式樣;

    中層因舅舅在漢地故,建成漢地式樣;

    下層因祖父在藏地故,建成藏地式樣。

    周匝為七金山,雅夏上下二處建成日月式樣,具四洲、八小洲、殊勝之三洲;外匝為鐵圍山。因國王之意密如何所思即如何成辦故,名謂吉祥任成桑耶寺

    其後,阿闍黎蓮花生於羊年作開光,出現了五種殊勝加持瑞相。菩提洲大日如來,升在虛空中,頂層所有聖尊出現在外方。國王心想,現今不入內。而生恐懼。

    蓮師一彈指,所有聖尊便密密麻麻進入殿內。四門石碑上之四大銅狗各跳躍于四方廣場上,各自發出三次叫聲。周匝長竹筍非漸次生長,而是同時現出。善逝現量充滿於虛空,放光融入諸聖尊。空中天人普散花雨。有如是瑞象出現矣!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國王與阿闍黎蓮花生建造桑耶寺且開光之

第十一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十章

第十章

【迎請蓮師紅岩宮 加持地基伏鬼魔 】

    阿闍黎來到嘿波山前,藏王諸臣等作了歡迎。國王心想:“我乃藏域黎民主尊,具鬃牲畜之主人,亦是護法國王,阿闍黎應頂禮我。”而蓮師心想:“吾乃獲成就之瑜伽士,國王所迎請之阿闍黎,國王理應向我頂禮。”結果,雙方互不相讓,蓮師即唱起自尊自強之道歌:

 “南無熱納格熱!

藏域邦首嶺主汝諦聽,

三界有情死亡吾通達,

成就具德瑜伽壽持明,

吾乃無死蓮花生大土;

具足修持金剛之竅訣,

心性壇城中央之顯現,

役使八部鬼神為僕從,

吾乃國王蓮花生大士;

具足威懾三界之竅訣,

顯現輪回涅槃之經典,

能夠詮說了義不了義,

吾乃格西蓮花生大士;

具足辨析輪涅之竅訣,

心性微妙真實紙張中,

繕寫遠離言詞之文字,

吾乃文人蓮花生大士;

具足無字妙法之竅訣,

如是一切顯現牆面上,

繕畫無二無別之圖案,

吾乃畫師蓮花生大士;

具足顯空無別之竅訣,

五毒疾病纏縛諸眾生,

無漏妙藥能夠作療治,

吾乃醫師蓮花生大士;

具足複生甘露之竅訣,

具大信心人之希欲處,

修持今生來世具安樂,

吾乃主尊蓮花生大士;

具足根斷輪回之竅訣,

執持般若密藏之武器,

調伏一切分別邪見敵,

吾乃勇士蓮花生大士;

具足擊退輪回之竅訣,

五毒煩惱仇敵怨敵起,

五種智慧之中作掩埋,

吾乃力士蓮花生大士;

具足斬斷五毒之竅訣,

汝為紅臉羅刹藏邦主,

具足世間傲慢心有情,

我慢乃為轉生輪回因,

五毒煩惱飾品為嚴飾,

無非藏地邦首嶺主乎!

汝之權勢大故心生喜,

吾決不會頂禮藏王君,

  穿著國王衣者應頂禮。”

    唱畢,蓮師舉起一手,手中放光,燒著了國王之衣服。王臣等皆生畏懼,國王即作了頂禮。隨後,將阿闍黎迎往宮殿中,請蓮師坐上金座,呈獻種種珍饈、神飲、美食,將錦緞紫氅披其身上,國王自己奉上金玉曼紮供品,請求道:

“唉瑪吙!

南無格熱尊!

我乃紅臉羅刹主,

藏地諸眾難調故,

修建正法之聖依,

大師安住化身故,

 祈禱加持於地基。”

    阿闍黎言:“嶺主大國王尊,此藏域乃男女夜叉神鬼之住所,中途已將藏地男女鬼神系縛於誓言。現今彼地尚有能主宰一切藏域之龍王,因此需對彼修建龍藏。”

    隨後,阿闍黎等來到瑪竹穀口,作了根斷輪回之儀軌,設立淨治惡趣之吉祥壇城後,作了清除王臣諸人垢障之儀軌。接著,到達瑪竹山谷,對瑪竹威猛之龍王,作了修建寶藏之儀軌。

    隨後,來到嘿波山前,用等持力將一天珠杯中之水與朵瑪廣為增生。阿闍黎要把一切鬼神攝為眷屬,便唱起鎮伏傲慢者之道歌:

“吽!

諦聽吾乃蓮花生大士,

未染胎垢即海生金剛,

身體四大病障無能摧,

獲證無死壽持明悉地。

身語意三明現聖尊身,

具足能力鎮伏傲慢者,

一切分別證悟為心故,

鬼神怖畏恐駭無懼怕。

廣闊虛空壇城中,

地水火風容又納,

寬寬綽綽廣又闊。

心性空性壇城中,

顯有鬼神容又納,

寬寬綽綽廣又闊。

心性無緣空性中,

顯有鬼神容又納,

寬寬綽綽廣又闊。

心性無緣空性中,

亦無有天亦無鬼,

對我所顯何神變,

于微塵許無動搖。

又複遺失自心性,

吾之教誡勿違越,

于此供施大朵瑪,

等持力故無量修。

以咒令諸各自獲,

手印無有勝敗戰,

諦實言語作回向,

享此許可施地基。

赤松德贊所思成,

應建神殿諸鬼神,

不違持咒吾之教,

  攝服攝服事業聚。”

      唱畢,將諸鬼神攝受為眷屬,系縛於誓言,而瑪青崩熱卻不聽從,蓮師即用鐵鉤印印持其心,將其鉤來。說道:“著狼皮氅、猴皮帽之項楞,一足放置康雅姆灘上,一足放置嘿波山上,今突然倒落面前。”“我亦受持誓言,小僧汝亦出厲語,無可奈何於此行,現請賜隨做之教誡。”接著,蓮師複道:“享用此供養,國王所思成辦。”瑪青崩熱道:“如此所說,當如是行,然我身體大故,唯喜歡乾糧,食團下倒有水之朵瑪,我不滿意,請給一些乾糧。”蓮師聽後,即在銀盤上安置五種珍寶,作了加持,令其滿願,系縛於教誡與誓言。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迎請蓮師至紅岩宮後,

調伏地基之第十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九章

第九章

【蓮師調伏諸鬼神 縛於誓言作護法】

 

    隨後,阿闍黎主仆前往藏地,到達芒域頓拉卡處,象雄地方戰神目劄美作中斷障,幻化了兩座大山擠壓蓮師主僕人等。阿闍黎遂用手杖於岩上開出一條道路,于彼頂上行去,她非常恐懼,只好奉獻了命藏,承諾作為護法。取密名為“雪域大母金剛葉溫瑪”。

    其後,阿闍黎一行到達北蘭唐地時,蘭芒嘎姆便對蓮師降下霹靂。阿闍黎則於手掌中安放似鏡子般清水,接取霹靂。當霹靂降下時,便乾枯並變成七粒豆許大的丸子。對此她覺得很奇怪,亦非常恐慌,逃往華母華措湖。蓮師則用契克印指向湖中,把湖水觀成火焰,湖水甚為沸騰,使彼之骨肉亦脫落了。

她又繼續逃跑,蓮師即用手持金剛擊去,打瞎了她的右眼,她只好說道:“導師繼嗣金剛顱鬘力,不再作障怒心請解除。”遂將命藏獻上,並系縛於誓言,取密名為“金剛獨眼母”。

    其後,阿闍黎等眾經過偶隅地方,諸堅牢母將蓮師主仆夾在山中,阿闍黎則用契克印指向山之後,繼續前行。諸堅牢母無法移動大山,即逃走了。阿闍黎一行到達偶隅山谷時,諸堅牢母便推倒偶隅穀山巔所有岩石滾將下來。蓮師用契克印一指之後,複向前行,而所有岩石則向上飛翻,摧毀了片石山、岩山、雪山等所有堅牢母住處。最終,十二堅牢母、十二護母、十二雅瑪母等只好各偕眷仆奉上命藏,並系縛於誓言,各取密名,授權為護法。

    隨後,阿闍黎諸眾到達傑普香波郎地方,雅拉香波山神變為一頭如大山般白犛牛,鼻風籠罩如烏雲,吼聲猶如雷鳴,口氣彌漫風雪,降下冰雪霹靂,而作試探。蓮師則結持鐵鉤手印拴其鼻,結絹索印系其腰,結鐵索印將其四足縛於鐐銬,結鈴印捶打彼牛,結果彼變為一具白綢髮辮之童子,獻上命藏後,系縛於誓言。

    接著,蓮師一行到達蘭唐拉山前,唐拉山神想試探蓮師,即變化為一大夜叉,作出要吞食大師主仆之模樣。蓮師則手結契克印,彼即變成一具松石頂髻之童子,並系縛於誓言。阿闍黎對他說:“喂!名謂白顱龍祖、五髻尋香王、念青唐拉神,我要在此取一些乾糧。”言畢,彼即離去。于午後黃昏時分,便用衣袖折疊包裹著無味薄香餅,以及眾多珍饈而至,蓮師亦將其攝為屬下。

    隨後,阿闍黎等到達北潘耶拉地方,此地之登燈登洛曼、達芒絨冬瑪及香普瑪,同時攝聚香唐三處之所有寒氣,吹打蓮師主仆眾等。諸眷屬快被凍僵了,阿闍黎亦略感寒冷,即于契克印指尖顯現旋轉火輪,將所有男女夜叉所居雪山,如燒鐵接觸酥油般,全部融化了,藏地所有男女夜叉只好奉上命藏並系縛於誓言。

    阿闍黎一行到達朵龍章烏叉地方,君臣二十一人迎接會晤了蓮師。隨後,來到朵龍雄巴多山谷,蓮師及君臣等欲進飲食,卻找不到水,蓮師即用手杖戳於岩石上,結果有泉水湧出,故取名為“雄巴拉泉水”。

    在卡山岩山處,蓮師安住了一晚,令一切贊神系縛於誓言;在色普地方安住了一日,令一切魔鬼系縛于誓言;又在雅熱貢地方安住了一日,令一切王魔、厲鬼系縛於誓言。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

蓮花生大師令藏地一切鬼神系縛於誓言之第九章竟

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八章

第八章

【蓮師悲憫赴藏域 中途會遇諸使者】

    大阿闍黎菩提薩埵接著說道:“藏地此等惡毒鬼神,須以威猛力調伏。在尼泊爾揚壘學岩洞,有一鄔金國王太子,是獲得大成就之士夫,其尊如何耶?彼乃化身蓮花生,具足忿怒大力之密咒行者,若迎請他,則國王所思成辦,此等非人亦能調伏。”

    事後,國王方便教誡外內諸臣眷:“我昨夜夢到在印度尼泊爾交界處之揚壘學岩洞,住有一位鄔金班瑪桑巴瓦阿闍黎,若迎請他,我之所思將能成辦。汝等須前去迎請他,請作商議之後,派出大使三人。”然後,諸眾敷衍商議,一個大使亦無有承許。國王即自己敕令魏·芒潔薩郎桑·蓋郭拉龍二位,偕同三個僕從,交給主仆五人一升金粉及乾糧等,令其上路出發。

    而在蓮師面前,諸護法神亦勸請道:“藏地黑波爾山前,藏域天子贊布祈建寺院,派遣大使五人將至蓮師尊前,彼等因非常疲勞困乏故,請蓮師準備駕臨芒域公塘交界處。”勸畢,蓮師即以神變騰空而去,在芒域貢塘地方安住了三個月,隨後與諸大使們相逢。

    蓮師雖如如正知,卻故意問道:“汝等是誰?去往何處?”魏·芒潔薩郎答道:“我等是藏域天子派遣來迎請阿闍黎蓮花生的,即是大師您嗎?”“哦,我在三個月前有諸護法催勸,擔心汝等大使疲憊,請我在此安住。汝等太遲緩了,現今有何等供養即獻給我。”

    言畢,諸大使即作禮拜,並供上了一升金粉。“還要奉上。”諸大使又脫衣呈上。“還有何等奉上?”諸大使只有說道:“國王其餘無有奉送,我等亦無有其餘供物。現將身語意奉為奴僕。”言畢,即頂禮轉繞,將蓮足奉在頭頂。

    蓮師亦歡喜地說道:“我是觀察藏地人之信心有無變動,對我來說,一切顯現全是黃金。”言畢,右手指向芒域貢塘地帶,右方一切大山便轉向左方,左手指向西方,一切土石全轉變為貓眼、瑪瑙、珊瑚、黃金、松耳石,亦施給諸大使們。接著,又做一看式,日、月輪便落在地上;作了一契克印,河水隨即倒流,說道:“我具如是神變能力,汝等應生起信心。我雖不需黃金,但為使國王成辦所思,獲得福德故,暫且須收取。”

    然後,蓮師將金粉撒向芒域及尼泊爾一帶,說道:“藏地的一切黃金,全從芒域與尼泊爾地方現出。”而對施給諸大使之黃金、松耳石等,彼等心想:這是何物呢?不太相信,各自去瞧,果真如實顯現,諸眾亦就信服了。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蓮師悲憫赴藏地,與諸大使相逢之第八章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