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三章

 第三章

【依止上師求佛法示現修行之理趣】

 

    複次,蓮師來到印度金剛座,時而化現百千比丘供養聖依,時而化現百幹瑜珈士作種種行為。人們問他說:“您的阿闍黎是誰?”

    回答道:

“我無父親亦無母,

無有堪布阿闍黎,

種姓名字亦無有,

 我是自生之佛陀。”

    眾等皆懷著疑惑,說道:“沒有阿闍黎,是幻者魔鬼嗎?”蓮師聽後心想:“我雖是自生化身,然未來諸輩需依止阿闍黎故,應作示現,當向印度諸聖哲研修外內密咒諸法法相。”

     於是,就前往阿闍黎劄巴哈德處,途中值遇去向阿闍黎劄巴哈德求法的二位比丘釋迦美則與釋迦西寧。蓮師向他倆做頂禮後,請求傳法。二位比丘想,原來的食人羅刹王來了。即心生恐懼。羅刹王說:“現在我不再行惡業,請做攝受吧!”“那請先獻上武器。”說畢,蓮師即奉上弓箭。二位比丘說:“我倆沒到調伏您的時間,在紅岩鵬鳥地方,住著我們的阿闍黎劄巴哈德,你去他那兒吧。” 

    隨後,蓮師就來到阿闍黎劄巴哈德處出家,取法名為“釋迦獅子”。上師劄巴哈德對他傳講了《森達加那亞瑜珈續》、《臧亞瓦瑜珈續》、《達塔薩紮哈瑜珈續》等三大瑜珈續法部。蓮師雖只聽了一遍即通達,然為示現淨障之理趣故,各聽了十八遍,沒有修持便面見了瑜珈三十七本尊。 

    次後,釋迦獅子心想:“應修持瑪哈瑜珈法,並修持壽自在持明瑜珈,以及大手印殊勝持明。”想畢,就來到了住在瑪拉雅山的大阿闍黎蔣華西寧面前,請求傳法。大阿闍黎授記言:“我未到調伏您的時間,在栴檀屍陀林,住有智慧空行普喜母比丘尼,精通外內密三種灌頂,具足加持力,到她那裏去請求灌頂吧!”於是,釋迦獅子即前往栴檀屍陀林,途中遇到了取水的仆女,便請她帶去口信:求外內密灌頂。結果無有回音。

    “她已忘記了嗎?什麼也沒有說。”蓮師就入了令仆女之水瓶與小石台粘連之等持,侍女無法提起水瓶,便從腰間抽出白晶鉞刀,說道:“您如有彼,我即有此。”說畢,仆女剖開胸膛示之,上腔部有四十二寂靜本尊,下腔部有五十八忿怒飲血本尊,寂怒百尊光明燦爛顯了出來。蓮師想:“她是普喜母比丘尼本人吧?”即做了頂禮轉繞,侍女說:“我是仆女,請到裏面去。” 

    言畢,便進入裏面,看見一位比丘尼坐在座墊上,旁倚勇士身,佩帶骨飾,手持嘎巴拉與腰鼓,三十三侍女圍繞,正轉動會供輪。蓮師即獻上曼紮,頂禮轉繞後,請求外內密三種灌頂。然後,釋迦獅子就變成一吽字,普喜母從口中吞入體內,為做了身壇城灌頂,又從其秘處蓮宮出來,清淨了身語意三門垢障。

    外依無量光佛灌頂,加持獲得長壽持明;內依聖觀世音灌頂,加持獲得大手印持明;密依吉祥馬頭金剛灌頂,加持能自在攝受一切瑪姆空行、世間鬼神及具傲慢者。取密名為 “洛丹確翟”。

    隨後,洛丹確翟又回到了蔣華西寧前,聽受了所有外內文殊法,親見文殊;

    到大阿闍黎吽嘎熱前,聽受了所有真實本尊法;

    到大阿闍黎劄巴哈德前,聽受了所有金剛橛法,親見普巴聖眾;

    到大阿闍黎納嘎則那前,聽受了所有法相乘法及蓮花語法;

    到大阿闍黎波達格嘿前,聽受了所有寂怒大幻化網法;

    到大阿闍黎瑪哈班雜前,聽受了所有甘露功德法;

    到大阿闍黎達納桑遮達前,聽受了所有世間瑪姆法;

    到大阿闍黎讓窩格嘿德瓦贊紮前,聽受了所有世間供贊法;

    到大阿闍黎欣達嘎巴前,聽受了所有猛厲詛咒法,以及所有護教惡咒猛咒法;

    到大阿闍黎西日桑哈前,聽受了所有教誡大圓滿法。

    彼亦,所有一切法各聽了一遍即通達,未修便親見諸本尊,亦稱名為“洛丹確翟”。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

依止上師求法,示現修行理趣

第三章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