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二章

第二章 

【屍陀林中作禁行 空行諸眾賜加持】

    

    複次,化身王子蓮花生心想:“攝持王政不能饒益眾生,為遮止王臣諸眾欲貪故,當作禁行。”於是,便全身赤裸,佩帶骨飾,手持空樂雙運之手鼓及根斷三毒之三尖卡章,在宮殿頂上跳舞,諸觀者聚集。

    一日,王子使卡章從手中脫落,打中具權大臣嘎瑪拉迭孩子頭頂。大臣之子當即死去。

    彼亦,按國王法規,此乃為非法,應當懲罰。故而諸大臣聚集後稟告國王:“此童子雖授權為國王,然已做非理行為,殺死了大臣之子,現在王子用標槍穿人,請予以制裁。”國王說道:“不知此王子是非人之子?還是化身?殺死不太妥當,就放逐了吧。”於是大臣們就裁定為放逐,國正卻傷心難過,然因國法嚴厲,不放逐亦無可奈何。便召喚王子到面前來,呈獻種種飲食供品後,國王說道:

“寶海中央蓮花樹,

化身童子無父母,

由缺子故授王位,

王子行為殺臣子,

諸臣裁決以王法,

 允為放逐隨意去。”

    說著,國王流下眼淚,王子便把獻新食物呈獻給父王,說道:

“此間父母極尊貴,

認作雙親持王位,

業力宿債殺臣子,

王法嚴厲善逐我,

心離生死我無怖,

不貪國境逐不畏,

雙親暫且隨緣居,

 依業緣故後當見。”

    言畢,王子向父母頂禮,亦流下眼淚。父母二人心想,這是化身,心裏極為痛惜,便蒙頭而寢。

    隨後,大臣們帶著王子,遣送往鄔金國東部之大清涼屍陀林。這裏有非人、屍體、屍林鳥、兇猛野獸,乃是極為恐怖、毛骨悚然之地。按此地風俗,所有人屍皆運往此屍陀林,屍體用裹屍布包裹,屍食米粥一克放入枕頭而安置。王子便做了密咒瑜珈士,衣著屍布,食享屍食,安住不動等持中,極具受用。

    後來,此地出現大饑荒,大多數人死去,送了很多屍體,但屍布、屍食米粥卻沒有送來。於是,王子就剝下人皮當衣服穿,以屍肉當食物,自在攝受住于屍陀林中諸瑪姆空行母,住於禁行。

    彼時,在鄔金國嘎厄梟地方,有惡王甲新熱劄,讓統領下的所有臣民,入於邪道中,來世墮入惡趣。王子心想,彼等非猛厲現行事業不能調伏。於是,便用毒蛇系縛頭頂髮髻,用整張人皮披在上身,用虎皮做下裙,手持五支鐵箭,一張弓,向罪惡之地行去。凡見一切男人皆殺死,食其肉飲其血,凡見一切女人皆交合,自在攝受一切,行持了雙運降伏儀規。人們都稱他為“羅刹王賢達熱潔達”。

    隨後,惡王聚集國人,商議在屍陀林中設網殺掉羅刹王。國王持著達瑪希寶劍,令此地的一位箭法高手守護在屍陀林口作伏擊,餘眾執持武器往屍陀林中設網。結果,羅刹王用箭射死了伏擊手,便脫身了,亦稱名為逸走童子。

    隨後,來到薩霍爾國,行持於大歡喜屍陀林中,受用屍體,降魔空行母為作了灌頂加持;

    又來到鄔金國南方索薩洲屍陀林中,作諸禁行,寂命空行母為作了灌頂加持;

    複又來到先前於蓮花中降生之大海洲,依空行標語修持密咒故,自在攝受住在海洲中之四位空行母,海中一切龍族、空中諸星曜皆立誓作為仆使,並系縛於誓言;

    彼後,行持于鄔金粗獷屍陀林中,親睹金剛亥母尊顏,得到灌頂,諸四部空行及三境勇士、空行母如教旨般降賜悉地雨,依空行母加持傳法故,便成為具力瑜珈士,諸空行母賜密名為“金剛忿怒力”。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禁行屍陀林中,空行母賜加持之第二章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