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生大士伏藏傳記—《生世法源.摩尼寶鬘》 第四章

第四章

【調伏邪見諸外道 恩澤廣被佛聖教】

    尊者洛丹確翟心想:“現在,我應依密咒修持無生死長壽持明,令印度及鄔金國的一切眾生入于正法。”

彼亦,修持密咒法,須要具相明妃,因此,蓮師就來到薩霍爾國。薩霍爾國王遮拉振有一位公主,名為曼達熱瓦,芳齡十六,乃具相聖要母,蓮師自在攝受了她,引導成為修依手印母。

隨後,二人便去聖觀自在宮殿布達拉南方,馬拉得嘎岩洞。該洞朝南,三時花雨降灑,彩虹帷幕籠罩,妙香氤氳繚繞,栴檀林園鬱鬱,三部怙主加持。到達如是聖地後,尊者就開設無量壽佛壇城,修持長壽持明。

經三月後,親見無量光無量壽佛,將充滿甘露之無死長壽寶瓶放在佛父佛母頭頂,甘露傾入口中,從此身體成就無生死金剛身。加持佛父為勇士馬頭,加持佛母為金剛亥母,成就了長壽持明悉地。

隨後,為使薩霍爾國諸人入于正法故,佛父佛母二尊去城市乞食。諸國人皆嫉妒地說:“一個邊地流浪僧人,以前殺死我們的人,佔用婦女後,又帶走了國王的公主,沾染了王族,現今還要來作害。應加以懲罰,用火燒死他吧!當共同承擔所造罪業。”

便用一捆栴檀配一升麻油,收集後,就在城市中心點燃。燒人烈火,一般三日後煙即熄滅,而此火九日亦未見熄滅。諸國人觀看時,火舌反而外熾,燒毀了國王所有宮殿,芝麻油變成了大湖,湖中遍生蓮花,中間蓮花樹花蕊之上,佛父佛母二尊身體涼爽爽的安住,諸王臣們倍感稀有,即讚頌道:

“吽!

身不變如金剛身,

語不變如梵天語,

意不變如虛空意,

三門無死金剛身,

禮贊海生金剛汝。

祈恕我等無明罪,

 吾國安樂祈安置。”

    頃刻,城市之火即熄滅,變得比以前更為美麗適意。蓮師亦稱名為“班瑪炯乃”及“班瑪桑巴瓦”。隨後,薩霍爾國人皆入于正法,並獲得不退轉果位。

複次,蓮師心想:“現今須令鄔金國諸眾生入于正法。”於是,佛父佛母二尊即往鄔金國乞食,國人皆識之,如是說道:“此人以前殺死了我們一個大臣之子,違犯國家法令,現今又來作害,應加以懲罰。原來兒子被殺死之大臣及現今眾等,應共同承擔所造之罪業。”

便用一捆栴檀配一升麻油,收集後,用火燒蓮師佛父佛母。以往燒人烈火一般七日後煙即熄滅,而此次直到二十一日煙仍未熄。國王即對大臣說:“去瞧一瞧。”結果,誰亦不敢去看,原父王信不過,心想:“如果是化身,即不會被燒傷。”

便偕眷屬去看,果然是麻油溢出彙集成湖泊,中央焦木堆聚之內,蓮花樹花蕊上,佛父佛母二尊晶瑩露珠般涼爽地安住。因大悲救度先前諸眾生故,顱鬘嚴飾于身,父王等倍感稀有,即頂禮轉繞,讚頌曰:

“獲勝成就大大稀有身,

斷除生死降生蓮花中,

悲度輪回故身嚴顱鬘,

 頂禮讚頌海生金剛尊。”

    其後,國王將蓮師雙足奉於己頂,迎請做為無上供養境。蓮師言:

 “轉生三界輪回痛苦獄,

轉生法王亦為憒鬧處,

自性無生法身若不證,

輪回生處不斷常流轉。

大王應做空性明空觀,

 獲得本來圓滿正等覺。”

    言畢,國王即在此時證悟自性法身,證悟與解脫同時,父王並諸眷屬一同獲得了無生法忍。

國王複讚頌曰:

“吽!

獲勝成就大大稀有身,

證悟無與倫比極殊勝,

如來一切竅訣之大密,

 頂禮讚頌界中顯解汝。”

    因蓮師身著顱鬘故,名為“蓮花顱鬘力”;因曾做國王太子故,名為“蓮花王”。

隨後,父王把蓮師作為無上供養境達十三年之久。蓮師鄔金國所有眾生皆安置于正法中,父王恩劄菩提並王妃諸眷屬,以及五百商人獲得了大手印殊勝持明。

其後,蓮師行持于劄蘭達熱屍陀林中,彼時有外道本師首領四人,各具五百眷屬,由金剛座四方尋求辯諍:“若我們勝利,你們當入我們的教法;若你們獲勝,我們當入你們的教法。”而金剛座護門四班智達為主等所有班智達心想:“雖能辯論,但恐力量不堪。”這樣,誰亦不能辯論。

後來,金剛座諸班智達在國王宮殿中商議時,出現了一位握持手杖的藍色女人,說道:“你等不能辯駁外道,若是我之兄長則堪能也。”問她:“您兄長是誰?住於何處?”回答說:“我兄長即蓮花金剛,正禁行于劄蘭達熱屍陀林。”“那如何做迎請呢?”彼女人說:”派使者不能請來,你們可聚集於大菩提經堂中陳設廣大供養,虔誠祈禱,我前去迎請。”言畢,女人即消失了。

隨後,班智達們聚集在經堂中,按女人所言辦事,擺設供品,虔誠祈禱:

“三世佛陀降處金剛座,

外道諸魔軍眾來諍辯,

無有遮止論戰堪能尊,

 勝士人中獅子汝救護。”

    如是祈禱後,第一明相現時,蓮師便如大鳥降落樹上般蒞臨金剛座宮殿,然後蓮師入戰勝魔軍等持,用手敲起楗槌。結果,四方外道聲明師們說:“今晨聽到與以前不同的不悅耳聲,是怎麼說的?”

問後,東方聲明師說:“擊此大慈菩提心法鼓,摧毀猶如狐狸外道顱。”

南方聲明師說:“擊此大悲菩提心法鼓,自在攝受邪引魔軍眾。”

西方聲明師說:“擊此大喜菩提心法鼓,降伏懲治不尚諍辯眾。”

北方聲明師說:“擊此大舍菩提心法鼓,黑方諸眾無餘摧為塵。”

太陽升起後,內外道便進行辯論。蓮師本身安住在金剛座宮殿中,入于戰勝魔軍三昧定,由四方顯現四化身,偕同五百班智達眷屬進行辯論。結果,內道勝利,而四外道本師偕同具有神變的一些眷屬飛向空中,蓮師即結恐嚇印指向虛空,空中便火輪旋繞,外道四本師只好逃向各自宮中,而諸眷屬則歸入佛教。

隨後,外道四本師說:“聲明因明神變汝雖勝,然七日後當為汝死時。”

於是,眾外道就修起了惡咒。蓮師則對空行母修會供輪後,做了祈禱。黎明時分,降魔空行母呈獻了一個鑲有鐵等寶物之犀牛革寶匣後,授記道:“當降伏一切魔及外道,犀革箱內有惡咒空行法,能現量降伏壽命、降冰雹、霹靂。”其後,蓮師向外道城市降下了天鐵霹靂,用烈火燒毀了一切外道城市,對佛教恩澤廣被,金剛座諸班智達們將蓮師如頂髻如意寶般作為供奉境。稱名為“桑給紮卓”。

大阿闍黎蓮花生無垢本生傳記中,以神變調伏外道眾生,恩被佛教之歷史笫四章竟。